关灯
护眼
    “他在骗我,他一定在骗我……”颤抖着双手,麟瀚海猛地打开了宝库的禁制,一步踏入了其中。

    面前的景色一阵变幻,随即幻化成了自己熟悉的模样。

    看着面前被翻找的乱七八糟的藏品,麟瀚海无奈一笑,随即呼唤道。

    “锦儿,回家了!”

    过了一会儿,依然没有回应。

    麟瀚海双手早已颤抖,但还是鼓起勇气,呼唤道。

    “锦儿,爹爹没找到你,你捉迷藏赢了!”喘了口气,麟瀚海呼道“现在回家了锦儿,爹爹认输!”

    四周依然是一片寂静,任由麟瀚海的声音在四周回荡。

    事已至此,麟瀚海已经明白过来,那领头侍卫根本没有欺骗自己,自己的锦儿,真的是被那空间裂缝吞噬了进去。

    而作为圣麟族族长,他麟瀚海比任何人都知道这道空间裂缝的恐怖之处,现在锦儿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脑海中回想着午间的最后一面,麟瀚海双眼通红,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埋头恸哭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是锦儿?”

    “明明我今天可以不忙族中事务的,明明今天我可以陪锦儿一起在这儿玩闹的……”

    “为什么偏偏是今天?”

    “为什么……”

    两行泪水顺着指缝间流下,麟瀚海心中只余下无尽悔恨。

    ------------------------------------------------------------------------------

    不知多远之外,一片青山绿水之中。

    空中骤然撕裂开一道裂缝,但瞬间就再度消失了去,若是没有一定的玄力修为,恐怕根本无法发现那瞬间出现又消失的空间裂缝。

    而就在那空间裂缝还存在的一瞬间,一道小小的身影从中摔了出来,重重坠落在了地上。

    从中摔出来的则是那只雪白小兽,只是此时她早已是一身血污,更是奄奄一息,眼看着就要昏迷过去之时,远处一队车马靠近了过来。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这次的踏青之旅就到这儿吧。”一名女子的声音传来“清儿,快去收拾一下,我们准备回苏府了。”

    “好嘞!”一道少年的声音也同样传来,听上去朝气蓬勃,只是有些太过年轻,一听就是尚未开玄的少年之音。

    “妈!我好像把水壶弄丢了,我去找找!”少年的声音再次传来,只是这次有些焦急。

    “哎,清儿,水壶丢了就丢了,回去为娘再给你买一个就是!可别乱跑!哎!清儿!”女子呼唤道。

    而到现在,小兽已经几近昏迷,身上的重创早已压制不住,周身如同撕裂一般的痛苦已经让她意识模糊了起来。

    “我记得,最后一次喝水就是在这儿啊?”少年的声音越来越近,但小兽此时已经快要分辨不清这是自己死前的幻觉还是真实。

    “哎,找不到就算了。”一道少年的身影渐渐靠近过来,声音也越来越响亮,让小兽的精神如同回光返照一般清醒了一会儿。

    “救救……我……”

    但小兽终究受伤太重,嘶哑着说完之后就彻底昏迷了过去。

    所幸,不远处的少年似乎是听到了这句话,向着这边摸索了过来。

    “我似乎是听见有人说话来着?”少年拨开一片草丛,嘀咕道“我们之前踏青也没见着这儿附近有人啊?”

    少年顺着方才声音传来的方向,终于是看见了躺在草丛中已经昏厥过去的小兽。

    “是这个?”少年轻轻将小兽抱了起来,摸了摸一片血污的毛发“还没死,干脆抱回去吧,我这也算救它一命了。”

    还没等少年多说什么,远处的女子再度呼唤了起来。

    “清儿!快回来了!我们准备返航!”

    “哎,我来了!”少年高声答道,随即从身上取出一些药膏,先涂抹在了小兽表面上的伤口处止血,随即抱着小兽快步返回了原地。

    看着少年抱回来一只满身血污的小兽,女子也有些惊讶,随即问道。

    “你不是找水壶去了吗,清儿?”

    “水壶没找见。”少年摇了摇头,说道“不过捡回来这个,妈您看看。”

    从少年怀中接过小兽,女子稍一探查,顿时心感不妙,急忙说道。

    “不好!它伤的很重,我们要赶紧回翎空城找人医治!”

    “好!我们现在就走!”少年连忙点头,随即抱过小兽,一跳就跳到了马车上,一队人马随即迅速离开了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