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缘藤感觉到安闻见身上逐渐变强的灵力,以为要动手,警惕拉满,随时准备掏出法器:“平安宗主,你这是想跟我们常青派为敌吗?!”

  “若是那样,就不会只是你们父子前来!你代表不了常青派!”

  安闻见厉声道:“现在是你想与我们安建派为敌!”

  【真麻烦,这小小宗门的宗主,看起来年轻怕事,牵扯到弟子的时候居然如此硬气!】

  缘藤在心里暗骂,沉默同时努力思索:【怎么办?他现在大门阵法还开启,强攻的话…不好,还没搞清楚他们宗门的阵法,强攻风险太高。早知道就该把蔓儿打一顿,装作上门请罪……】

  另一边,安闻见心理活动也十分剧烈:【啧,没忍住脾气,直接把关系闹僵,这下完全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这个缘藤的修为是(解析…)金丹,九转…这不是随时可能突破到元婴?!那他背后的常青派,宗主肯定是元婴!】

  【啊,真麻烦,就算常青派不会给缘藤儿子出头,但缘藤要是执意和我们对着干,常青派说不定会为了宗门脸面,选择出手灭掉安建派……看来得让这对父子消失一段时间。】

  安闻见默默想好接下来要做的事,对缘藤发出最后通牒:“既然缘藤长老还没想好要怎么样,就请回吧。无论如何,我相信自己宗门的弟子。”

  说完,安闻见就要重新让阵法覆盖大门。

  “且慢!”

  缘藤出声阻止,姿态突然放低:“平安道友说得对,犬子有错在先,技不如人被打也是活该,确实是我过分了!”

  【好家伙,脸皮这么厚的吗!?】

  安闻见心里对缘藤的警惕顿时提高数个级别:“现在才改口,不觉得晚了点?”

  “只要平安道友愿意原谅犬子,那就不算晚。”

  缘藤一脸真诚:“若是平安道友觉得不够,我可以再教训他一顿。”

  广蔓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向自己老爹:【爹,这和您之前说的不一样!】

  “大可不必。”

  安闻见越来越搞不懂缘藤的想法:“虽然不懂缘藤长老所想,但我大受震撼。不过直觉告诉我,最好拒绝缘藤长老,否则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有必要这么小心吗!?】

  缘藤在心里破口大骂,表面上还在挣扎,一脸和善:“平安道友误会了,我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和道友消除芥蒂。”

  “那你走吧。”

  安闻见果断道:“只要你们离开,十年内都不靠近我们安建派,我就相信你现在说的话,并且说服弟子原谅你儿子。”

  缘藤和善的表情一僵,忍不住用左手捂脸:“啊,这样啊,看来平安道友还是不太相信我说的,真是,太遗憾了。”

  安闻见控制阵法慢慢合上口子,营造出关闭速度比较慢的感觉:“缘藤长老明白就…”

  “你这样子,会让我不得不杀你,再毁掉你的宗门啊!”

  缘藤拿开左手,显出狰狞的表情,周身灵力涌动,整个人由静到动,极快冲到尚未关闭的阵法缺口,手里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一根树枝,顶端还带着叶子:“不过是品级都没有的垃圾阵法,你以为自己很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