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莫小曼浑身湿淋淋、蜗牛一样慢腾腾走在村路上,时不时抹一把眼泪,完全沉浸在回忆当中,身边过往不少人,有的只是奇怪地瞅她一眼,有年纪大的婶儿大妈好心喊她一两声,问她从哪里来给雨淋成这样?见她不搭理,也就过去了,并不跟她计较。

    因为莫小曼平常就是这个样子,沉默寡言不会主动搭理人,估计从小被打太多,有点呆呆傻傻的。

    只是这回似乎不太一样?对了,莫小曼哭了!

    莫小曼居然会哭?

    走过她身边的人们被这个发现勾起好奇心,又多关注她两眼——别看莫小曼瘦瘦小小,却是皮厚,超级耐摔打!哪怕被刘凤英一次抽断两根竹鞭,她都不会哼一声!这可算是硬功夫,从小练出来的!

    有同龄的女孩儿迎头遇上,朝她撇撇嘴,并不跟她打招呼。

    莫小曼只会埋头干活,除了吃饭睡觉,刘凤英不会给她哪怕十分钟的空余时间,去和别的女孩玩耍!

    所以她在村里基本上没有朋友!

    倒也读过两年书,五岁上学,七岁辍学,回家带弟妹做家务,到十岁,就能顶半个劳动力挣工分了!

    她是能干的,但村里的女孩没有谁看得起她!

    也没有哪个家长拿她做榜样教育孩子,可能这跟她傻傻呆呆笨牛一样的性格有关!

    上辈子的她在刘凤英积年累月的“教导”和不容许一丁点反抗绝对强势的弹压下,确实有着牛一般愚忠的性子,那算是刘凤英值得骄傲的调教经验了吧!

    从怀疑到确定莫小曼不是亲生那时候起,刘凤英就不当她是女儿,而是一头牛马,一个使唤丫环,任凭她肆意打骂、搓圆捏扁!

    莫小曼跟随莫国强和刘凤英进京城查验血型,那时候这对夫妻俩已经毫无顾忌,敢于在她面前大谈当年两个孩子如何抱错,之后事情如何发展,莫小曼的问话刘凤英也都能给她回答,莫小曼才知道:其实他们夫妻早在她六七岁的时候就察觉并确定她不是亲生的!

    也是从那时起,莫小曼的悲惨生活开始了:从被重视的长女跌落到野种丫头的境遇!莫国强和刘凤英不待见莫小曼,却始终没有放弃寻找他们的亲生女儿,那是他们第一个孩子,很珍爱的!莫小曼的记忆里,好几次看见刘凤英红着眼睛抹着眼泪,用仇视的目光瞪她,那时不明白为什么,到现在知道了:她想念长女!认定是莫小曼的存在才使得自己的长女丢失,她痛恨莫小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