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转瞬即逝的安逸,不堪回首的过往,一眼望到头的未来,这一成不变却又充斥着痛苦的生活,一心想着去改变,可真正能够得偿所愿的又能有几人?而这些离赵昊有些遥远,他所在意的也并非是生活的苟且,而是远方诗中,田野上的苟且。

    短暂的午休时间,是赵昊所珍视的东西,难得的放松时刻,赵昊如往常那般趴在课桌上静思,让自己不去想那些对于他来说乱七八糟的东西。

    女朋友什么的对于资深宅来说就是可有可无的附属品,有这么多可供挑选的纸片人老婆,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对于赵昊来说有一种罪恶感,让他觉得对不住自己的老婆们。

    .......

    思绪仍在遨游,赵昊就被嘈杂的上课铃声无情的给束搏,不得不抬起昏沉沉的头颅,嘴角的酣水连接着课桌,见证了赵昊与课桌之间的友谊。

    从抽屉里拿出卫生纸,赵昊将嘴上的口水以及桌子上的污渍擦干净,随手将纸巾放回了抽屉里,顺便从里面拿出了自己最爱喝的快乐肥宅水,在肥宅水入嘴的那一刻,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沉闷乏力的身体瞬间变得清爽,变得精气十足。

    在赵昊的记忆中,能有如此奇效的产品,便只有美誉中华的维他奶了,“维他入我心,忘掉那啥因”又岂会浪得虚名。

    在赵昊喝水的这段时间里,历史老师也刚好走了进来。历史老师年龄不大,约莫三十来岁,一张脸却显得很是沧桑,极具年代感,不知道还以为是云南走出来的袁某人。

    历史老师姓周,其父喜欢《滕王阁序》里面的“雄州雾列,俊采星驰”这两句,所以便有了周俊采这个名字。同学们私下都喜欢叫他周星星,凭借着过硬的历史功底,经常和同学们天南海北的胡侃。

    周俊采讲课的时间并不长,主要的时间是让同学们自己讨论。一个历史很不错的同学向老师问道:“老师,爱迪生曾经为了证明直流电很危险,用电死了大象,请问一下,大象被电的时候,有跳起来吗?”

    “这个问题的主人公虽属于历史人物,但这个问题并不属于历史问题,不过既然你问了,那我还是说一下吧,大象是跳不起来的,不管被不被电都一样。”周俊采饶有兴致的看着同学们继续说道:“同学们有什么有趣的问题都可以提出来大家一起谈论,但最好是历史问题哦。”

    同学们和老师开始了激烈的互动,对此,赵昊不以为然,甚至觉得这些行为有些可笑及无趣,有这个时间还不如让自己温习一下番剧来的有意义得多。

    在漫长的煎熬中,下课铃声像个小脚女人一样姗姗来迟。老师出去后,教室顿时变得活跃起来,死党张金来快步走到面前,敲了敲桌子,赵昊抬起头一脸不爽的看着张金来。

    “有屁快放,别打扰我睡觉。”

    “怎么你昨天又通宵追番了,整个人都焉了,这还是我们曾经人人称道的通宵小王子吗?”

    “如果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那你还是哪里来到哪里去好了,我和我的课桌都不欢迎你。”

    说完赵昊也不理会张金来了,自顾自的趴着开始睡觉了。

    对于赵昊的态度,张金来很是不爽,大声的喊道:“赵日天,这事我跟你没完,我家的猪怀孕了!”

    教室死一般的沉寂,同学们都转过身来看着赵昊,满脸的不可思议,那眼神就像是在看变态一般。

    对于同学们的反应,张金来很是满意,一脸得意的看着赵昊,小样,叫你不理我,这下有你好受的了,嘿嘿!

    赵昊把头转了个边,也不管同学们的眼神,用一副没睡醒的语气说道:“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让你注意安全,开车不直播,遇事找老哥,那有这么好的事情,这事你自己看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