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越是到最后,越不能放松,站在离大树还有六米的地方,在曹军的命令下,大家纷纷将冲锋枪对着参天大树枝干出,由下至上的进行扫射,果然时不时的就有寄生鼠的尸体掉落下来。开枪的这群人将冲锋枪里面的子弹全部都打完了,共有十多只寄生鼠点落下来。

    没有子弹的这些人捡起那些倒地不起和那些受伤较重的人的武器,继续向前推进,而赵昊和张欣以及周天并不是作战人员,他们站在离大树五十米外的地方看着这边,防止初代寄生鼠逃跑。

    因为怕树上还有潜伏的寄生鼠,他们并没有靠近,而是调来了一辆起重机和一台伐木的切割机。在起动机和切割机的配合下,他们将参天大树给放倒。

    在大树倒下的一瞬间,几只藏在大树内部的寄生鼠从树的切割部门窜了出来,还好被一直警惕着的军人直接击毙。

    而在大树的另一端,有两只寄生鼠在大树倒地的那一刻直接从树上跳下来迅速逃离人群,看到这一幕的人赶紧呼叫那些没有跟来在照顾伤员的军人,让他们准备狙击逃离的两只寄生鼠,而他们自己也开始朝着寄生鼠逃离的方向追去。

    因为他们怀疑那两只就是初代寄生鼠,只要这两只都跑了,哪怕他们杀死了其余所有的寄生鼠,他们的任务也算失败。只要那两只初代鼠还活着,早找到适合它们生存的地址时,只需两月的时间,他们依旧可以能发展出像现在这样的规模。

    绝大多数军人开始追赶那两只寄生鼠,只留下六人继续进行清扫任务。看到没什么危险后,赵昊三人也跟了过来。

    一共九人围着那个寄生鼠洞,寄生鼠洞宽一米左右,深两米不到,可以听到里面传出的“吱吱”声,鼠洞有隔层,一米深的位置处的有一半覆盖着泥土,而靠近大树的那一边,才能看见深两米的洞穴,很显然它们的巢穴是在地底一米到两米之间的那段范围里。除非是进到里面去,不然很难将它们消灭干净。

    赵昊将目光看向树桩时,发现树桩上面发现一个很大的洞,于是走过去朝着树洞里看了一眼,这一看可把赵昊吓坏了,里面居然有一具被啃得破烂不堪的尸体,被咬处发生严重腐烂,与之前被咬的那群人症状一样。尸体里的肠子也被咬穿,里面未被消化的食物和着胃肠粘液流了出来,白色的蛆虫在尸体里面窜来窜去,未被啃食的部位也变得也变得千疮百孔。尸体身上的衣服已经称不上衣服了,而是一块破破烂烂的布,布上满是泥土和血液组成的泥红色的污渍,一阵刺鼻的气味从树洞下传来,引得赵昊一阵干呕,紧接着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赵昊的反应立即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也围了过来,在张欣想要往里看的时候,赵昊制止了她,她还没来得及询问原因,便发现其他去查看的人也是一阵干呕,张欣这时才庆幸赵昊拦住了自己。

    尸体卷缩在树洞下面,从残缺不堪的脸上依旧可以看出,死者生前遭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即使是死亡了这么久,人们依旧能感受到他的痛苦。尸体并不算大,可以看出死者是一个孩童,寄生鼠所覆盖的范围内,明确死亡的孩子有很多,但他们都看到了尸体,而唯一生死不明的便只有望远村的那个小男孩,由此可以断定这个死者就是那位小男孩。

    只是让赵昊想不明白的是,望远村离这里有四公里的距离,从现场的情况看,死者的死亡地点就是这里,如果是直接咬死了拖过来的,那么死者的衣服上应该会有与地面摩擦的痕迹,而死者的衣服上除了明确的咬痕以及撕扯的痕迹外,并没有摩擦的痕迹。

    那就只有可能是被寄生鼠抬过来的,可寄生鼠要一个孩子的尸体干什么?其他被寄生鼠所袭击的孩子,除了一个致命的伤口外,没有其他明显的伤口,它们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劲,将这个小男孩从四公里外拖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