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初代鼠中的一只,毛发是黑色中夹着灰色,而且这只初代鼠的身体能够被小男孩的爪子弄伤,就证明了它的皮肉并不如其它寄生鼠那般坚实,寄生鼠的寄生工作是由公鼠完成的,而上次张爷爷看到的是一个纯黑色的黑影,那就证明纯黑色的黑影是公的初代鼠,而黑灰色的这只是母的初代鼠。

    而这样就又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完全变异的是这只公初代鼠,次变异的是这只母的初代鼠,这与之前沈从武他们所说的情况不符。

    赵昊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希望能够以此弄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赵昊问出的两个问题很关键,“你们是如何得出完全变异的是母初代鼠?又是如何判断是公初代鼠完成的寄生任务?”

    “判断母初代鼠是完全变异,是通过对寄生鼠遗传基因的研究得到的,这个结果哪怕是对于变异变异生物也是满足的,所以这个结论是肯定正确的。”

    张欣接着说道:“判断是公初代鼠完成的寄生任务,却是有点主观,因为我们实在想不通,母初代鼠如何才能将从寄主的菊部注入到寄主的体内的,所以我们才有有这样的结论。”

    赵昊解释道:“张爷爷,就是我兄弟张金来的亲爷爷,他见过初代鼠,按他说的情况来看,完成寄生任务的是纯黑色的初代鼠,所以寄生任务是母初代鼠完成的。”

    “可即使知道这些又能有什么用?”虽然对赵昊的推测很结果吃惊,可张欣还是不死心的问道:“你又是如何肯定你说的那个张爷爷没有看错?”

    赵昊只是说了一句“张爷爷是侦察兵出身”,张欣便相信了赵昊的推断。

    赵昊接着说道:“既然寄生鼠将小男孩引导这里来,就说明这个小男孩是特别的存在,而既然小男孩比较特别,那么寄生鼠又是如何知道它比较特别的?我怀疑是因为咬伤小男孩父亲的那只寄生鼠,变得和其他的寄生鼠有所区别,这个却别就是它的个头比一般的寄生鼠要大,要强壮许多。”

    “这也就能解释之前有一只寄生鼠的个头比一般寄生鼠大的原因,同时也能解释寄生鼠为什么要引小男孩过来。因为公初代鼠的毛发很容易暴露,它不可能亲自来杀死小男孩,它需要将小男孩引过来杀死在这。至于原因,是它认为小男孩的血肉可以让它变得更加强壮,从而产出更强大的后代。”

    “那小男孩是什么原因才会跟着寄生鼠过来?”就连曹军也被赵昊的推断给吸引住了,不自觉地问了起来。

    “因为去找小男孩的那只寄生鼠,就是咬伤小男孩父亲,致其死亡的罪魁祸首。我估计小男孩能认出它的原因是,因为这只寄生鼠属于早产,有一些部位发育不完善,导致它有明显区别于其他寄生鼠的特征。”

    赵昊的话听得众人是一愣一愣的,听上去感觉还真是那么回事。

    “我女朋米雪,也见过两次寄生鼠,而且她很肯定的说,两次见到的是同一只。这要么就是寄生鼠长得都一样,她看错了;要么就是这只寄生鼠与其他的寄生鼠有明显区别,如果第二次看到的是其他寄生鼠,她绝对不会说出两次见到的是同一只。现在只需要找到那只比较大的寄生鼠的尸体,就能证明我的判断是否正确。”

    等到曹军将那只较大的寄生鼠找来后,他们仔细观察了那只寄生鼠,发现它的身体有一个明显凹进去的地方,显然是因为早产导致的骨骼发育不完善,从外形上看去,与其他寄生鼠相比有明显的的区别,这就证明了赵昊的推断是正确的的。而这也说明了关于小男孩的推测也是正确的,只是有一点还是不清楚,那就是小男孩是如何知道是这只寄生鼠杀死自己父亲的,要知道他父亲被咬的时候,他并不在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