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或许是两只初代鼠之间感情深厚,其中一只死后,另一只也不愿苟活,要为它报仇,鼠亦如此,奈何人哉。如果不是立场的不同,赵昊都有些被寄生鼠之间的感情感动了。为了种群的延续,它们前仆后继的选择战斗,当得知种族延续的希望破灭时,它们便不再躲躲藏藏,而是为了最后的荣誉,做无谓的斗争,它们是无谓的战士,是可敬的对手。但越是这样,越留它们不得。

    赵昊等人对此也并不慌乱,他们在围堵公初代鼠的时候,就考虑到可能会发生这种事,只是在真的看到这一幕时,还是有点触动的,都逃走了,居然还会回来,这是何必呢?

    曹军等人快速绕着鼠巢站成一个圈,警戒着寄生鼠,防止被偷袭,张欣等人快速联系沈从武他们,请求支援。

    只是让赵昊他们不理解的是,为什么这群寄生鼠没有发动袭击,而是隐藏在纵横交错的沟壑之中,利用自身的能力,隐藏在黑暗之中。

    曹军让人将军用灯点亮,照在众人周围,防止寄生鼠突然靠近。

    突然,寄生鼠像是不要命了一般,对着曹军等人袭来,它们也不躲避子弹,而是用自己的身体为同伴制造机会,就好像是在谋划着什么。众人也没有料到寄生鼠会这样的以命相搏,这打法完全就是疯子行为,是很容易全军覆没的。

    站在人群后面的赵昊观察着眼前的一幕,总觉得事情不对劲,又感觉说不出来,突然他发现有几只寄生鼠身上有血液的痕迹,血迹还没有干,说明是前不久才染上的,可血迹周围并没有看见类似伤口的存在,而且这血很显然也不是寄生鼠的,它们的血液是胶体状的,这就证明它们身上的血是它们在杀敌时染上的。

    赵昊像是想起了什么,对着张欣催促道:“快,联系另一处的守备人员,快,没时间了。”

    张欣也被赵昊的样子吓到了,但看着赵昊眼神中的焦急之色,张欣理性的没有问,快速拨打另一处守备人员队长电话,可惜并没有人接通,张欣也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也慌乱了,另一处的人不会出事了吧?

    看着张欣的反应,赵昊知道自己的猜测成真了,看来他最不希望见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只是赵昊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了防止寄生鼠的偷袭,他们可是准备了大量的牛奶蛋清混合物,这是专门为了针对寄生鼠而设计的,可以软化它们的身体,延缓他们的动作,时间久了甚至还可以让它们出现退化,可为什么还是发生了这样的惨剧?

    就在众人忙于应对寄生鼠不要命的反击之时,有几个寄生鼠冲进了人群之中,可它们并没有对站在人群中的赵昊他们发起袭击,而是警戒着赵昊等人,像是在掩护什么。突然一只寄生鼠跳进了装满水的那个一米宽的鼠洞,然后对着死了的那只初代寄生鼠下体咬了下去。

    跳进水中的那只寄生鼠成功后快速上岸,曹军等人也反应过来了,快速的转身朝着那几只寄生鼠开枪,而几只寄生鼠也没有反击,而是用身体挡住跳水的那只寄生鼠,掩护它撤退。

    曹军等人杀死了这几只寄生鼠,而被掩护的那只也趁着这个间隙逃出了人群,它虽然受伤了,可却并没有死。

    而随着那只寄生鼠的成功逃脱,其他寄生鼠也不再对曹军他们发动袭击了,而是躲避着子弹的袭击朝着远离人群的方向逃去。

    看着远去的寄生鼠群,曹军等人的紧绷着的脸也有所放松,看来刚才的那一幕还是惊到它们了,不过这次寄生鼠的袭击,并没有造成减员,只是寄生鼠的冲撞还是让他们不好受的,被一个铁憨憨往身上撞,没被直接砸死就算运气不错了。只是在寄生鼠的冲击下,还是有不少人伤的站都站不起来了。

    完成了任务的众人,脸上却没有笑容,而是看着那些再也没有可能站起来的队友,心里莫名的堵得慌,虽然经常会出现朝夕相处的队友说没就没了,说不定那次就轮到自己了。

    可这种事见到的再多,也不可能习以为常到毫无触动,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何况还是军人,最讲感情的这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