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赵昊感觉不到自己身在何处,也感觉不到这具身体的存在,好像身体与意识断了联系,身体不再受自己控制。赵昊只是下意识的朝着目的地跑去,只要谁拦住他的步伐,那他就要将其撕碎。

    一只寄生鼠对着赵昊的正后面死角处袭来,赵昊并没有躲闪,而是直接回头一抓向寄生鼠拍去。紧接着便看到那只寄生鼠的头上,出现了一条十多厘米的爪痕,寄生鼠也随着赵昊抓拍的方向到射而出,狠狠地落在地上,身体在地上滑动,压垮了一大片杂草。

    赵昊向着那只受伤的寄生鼠跑去,沿途对着他扑来的寄生鼠,不是被他给拍飞,就是被他给灵巧的躲开。他来到那只寄生鼠面前,直接趴在地上,对着寄生鼠的脖子咬去,嘴里的毒液,也顺着牙齿流进了寄生鼠的体内。

    寄生鼠原本胶体的血液开始软化,最后变得流动,随着赵昊的牙齿,流入到了赵昊的嘴中,进入到赵昊的肚子里。

    在寄生鼠血液流进赵昊的身体里时,他的身体也再次发生了变化,身体的颜色开始慢慢变淡,干瘪的身体也越来越饱满,爪牙也变得越来越锋利。等寄生鼠的血液吸食完毕后,赵昊也恢复也一丝意识,他知道寄生鼠的血液对他的身体起了作用,他开始主动去捕杀寄生鼠了。

    赵昊朝着一只先前被他抓伤的寄生鼠追去,寄生鼠群也向着他扑来。而赵昊的眼中只有那只寄生鼠,其余的他根本就不去理会。身体变异后的赵昊,在力量上面不再是寄生鼠所能相比的了,他的速度比寄生鼠更快,夜视能力的觉醒,他直接锁定了那只寄生鼠,朝着那只寄生鼠飞驰而去,向他靠近的寄生鼠全部被他拍飞,直接用手爪为刀,切开了这些寄生鼠的脖子。

    赵昊追上了那只受伤的寄生鼠,就是这只寄生鼠咬伤的赵昊,它的嘴角还有血液,赵昊又怎么会放过它。赵昊并没有直接杀死它,而是咬着它的脖子,让寄生鼠的血液软化,等到赵昊感觉到寄生鼠血液开始流动的时候,赵昊将牙齿拔了出来,用手捧在寄生鼠脖子上的伤口下,等手上接满寄生鼠的血液后,他就将这些血液送到自己嘴中,然后再用手去接。

    赵昊之所以如此做,是在报复寄生鼠,他不会忘记体无完肤的小男孩,也不会忘记在围剿寄生鼠中牺牲的人,以及那些他叫不出名字,被寄生鼠弄得家破人亡的无辜百姓,血债必须血偿。原谅罪恶,只会滋生出更大的罪恶,至于仁慈之心,那是上帝才需要的东西,对于畜生,决不能不能心慈手软。

    寄生鼠感受得到了自己生命的流逝,它看着赵昊的眼神出现了一丝恐惧,它恐怕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是这种死法。寄生鼠并不怕死,但这并不代表它们不害怕,聆听自己生机的流逝,感受生命的凋零。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直面死亡时,自己的无能为力。

    等寄生鼠的血液不再流出,赵昊起身开始转移目标,每一次吸收寄生鼠的血液,赵昊都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强大一分。只是精神上的负荷让赵昊有些坚持不住了,他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倒下,只要他现在倒下,就会被还活着的寄生鼠撕成肉片。

    赵昊加快了步伐,追着一只又一只寄生鼠跑去,每杀死一只寄生鼠,赵昊就将其丢在一起,方便等下自己的吸食。本来寄生鼠就受伤严重,不一会就被赵昊追到并杀死。

    之前追杀赵昊的寄生鼠共有十七只,而赵昊杀死的寄生鼠却只有十六只,也就是说,还有一只寄生鼠逃走了,或者隐藏在黑暗之中,准备给赵昊致命一击。

    赵昊虽然能夜视,但这篇区域还有不少的视觉盲点,寄生鼠本身就善于伪装,只要它们不主动出击,控制自己的呼吸,赵昊听到他们的动静的。这附近充斥着血腥味,严重干扰了赵昊的嗅觉,不然凭着敏锐的嗅觉,赵昊也能将其起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