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一直没有说话的张国建开口说道:“不如我们用热水将这猪泡起来,兴许能够让猪的内脏软化,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不如我们大家现在试试。”

    众人没有别的办法,也只好同意了,赵昊冷不丁的说了一句:“死猪不怕开水烫,我们今天还就不信这个邪了,就来烫一烫。”赵昊话一说完,空气都显得怪异了几分,其他人看他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白痴。

    众人找来了一口大水缸,将公猪放进缸里后便开始往里面倒开水,等水位漫过公猪时,一群人围着水缸,似乎要把水缸里发生的一切都要看的真切。

    也不知道赵昊是咋想的,拿着几包薯片,右手搭在张金来的肩上,开始自顾自的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对薯片的味道评头论足。拿着一块薯片放在米雪嘴边,问她吃不吃,不等米雪回答,赵昊就收回了薯片放回了自己嘴中,惹得米雪直咬牙、气的直跺脚,一边还骂骂咧咧的说着这人真没品。对此,赵昊不为所动,依旧我行我素,只是他的所作所为与周围的气氛不太协调罢了。

    “啊,快看,尸体动了,快看,猪肚子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不知是谁先说的,众人顺着视线望去,只见猪肚子里的器官开始变得鼓胀,有些器官被从肚子里挤了出来,掉落在了水里,水在此时也发生了变化,淡红色的液体开始扩散,最后整个水缸里的水都染成了淡红色。

    最为稀奇的是,颜色并没有因为水的稀释而变得更淡,反而是因为不断被排挤出来的器官而变得更加鲜艳。

    器官在吸水后变得更加膨胀,最后“蹦”地一声炸裂开来,水花也被溅在这周围人的脸上,离得较近的赵昊比较倒霉,有一个器官碎片直接进入了一直在吃东西的他的嘴里,惹得赵昊一阵干呕,却什么东西都吐不出来。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景给吓到了,在经过提醒后迅速的远离了水缸。

    不多时,水缸边又传来了声“蹦蹦蹦”的声音,伴随着声音出来的,还有暗红的血水以及器官的碎片,满地的血水以及破碎的器官,这骇人的场景,空气中蔓延着的血腥味,引得众人一阵干呕。

    等众人平静下来时,水缸里也没有动静了,一个胆大的村民走了过去,公猪的肚子里突然窜出了一个黑影,然后迅速在村民脸上撕下一块肉,从人群的缝隙中窜出,迅速逃离人群。

    被咬的村民用手捂着伤口,撕心裂肺的嚎叫,不断有黑色的气体从伤口处扩散,村民的眼睛开始变得无神,最后变得通红,眼神中透露出狠厉之色,这是以杀人为乐趣的变态才有的眼神,吓得在场的人连连后退,惊叫声此起彼伏。

    最先镇定下来的人还是张爷爷,他让张建国报了警,又叫人去请村里的医生。

    为了保证现场不被破坏,一群人也并没有离开,只是有的人开始后悔起来,开始咒骂张爷爷是吃饱了撑得,没事解刨什么公猪,不满与恐惧开始缠绕着村民。

    ............

    大约过了半小时,民警才赶到,并迅速展开了调查工作,一边安抚受惊的群众,一边询问事情的经过,在大致了解情况后,带了一块碎器官便离开了。

    从民警的反应来看,对于发生的怪事并没有感到惊讶,就好像已经早就碰到过相似的情景,这让赵昊不得不联系起堵车是发生的事,难道这两者之间存在什么关联,这件事一下子让赵昊的好奇心突突的往上窜,暗地里也下了决心要弄明白这件事。

    这事一闹,众人也都没有心情在待着了,慢慢的人都走完了。

    天色已晚,米雪与赵昊各自给家人打了一个电话,说是今天回不去了,让家里人别担心。

    与城市里的寸土寸金相比,农村的房子就大了不少,米雪自己一间房,赵昊与张金来睡一间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赵昊他们也睡不着,便开始闲聊了起来,突然隔壁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尖叫声,不用想也知道是米雪的,两人快步赶到米雪的房间,门没有从里面锁,他们很轻易的进去了。

    他们发现米雪依偎在墙角,脸对着窗外,眼神充满了恐惧,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率先出言安慰的是张金来,他身材魁梧,皮肤黝黑,四肢粗壮有力,一看就是没少锻炼,给人莫名的安全感。

    “别害怕了,有我们在,你看到什么呢?可以给我们说说嘛!”

    “遇到这样的事情,我有些疲惫了,准备关灯睡觉的时候,发现窗户外出现了一个黑影,我发觉到它在看着我,虽然我看不清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我敢肯定那就是先在咬伤村民并逃离的那个黑影。”回想起来米雪还有些后怕,声音都有些颤颤巍巍:“在我发出叫声之后,黑影便迅速的离开了,也不知道它还会不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