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等张爷爷离开后,赵昊三人又陷入到了沉思,果然,声音出现了延迟,可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是所有人都是如此,还是仅仅只有他们几人出现了这种症状,可不管什么原因也解释不了眼前所发生的事情。

    最先开口的还是赵昊:“我觉得,这事肯定和那个黑影有关,我们几个都是见过黑影的人,要弄清这件事,就必须弄清那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

    米雪点了点头,然后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还有种可能,并不是声音发生了延迟,而是我们的听觉出现了迟缓。”

    “你是说,声音没有什么问题,而是从我们听到声音到对声音做出反应,这段时间被延长了。”张金来问道。

    “可这样的话,便出现了另一个问题,声音传播需要时间,但张叔离我们的距离并不远,这段时间可以忽略不计,按理说应该是和我们同时听到才对啊,怎么会比我们晚了这么久。”赵昊一针见血的指出了问题所在。

    “可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啊,毕竟这件事本来就超出了我们的认知,也或许对声音的应激反应与我们的年龄有关吧,因为我们年轻,所以反应时间短一些也说不定,张叔不也是在张爷爷前面很久就来了吗。”米雪坚持自己的意见,并做出了自己的解释。

    “话虽如此,但总感觉事情不太对劲。”赵昊对此也不能说对与不对。

    一夜无话,说着不睡觉的三人,抵挡不了大自然的规律,慢慢的都睡着了。

    ......

    赵昊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来到了一个洞穴中,里面潮湿阴暗,密不透风,时不时的传来“吱吱”的鼠叫声,只看得到一些黑影的轮廓,却看不清那到底是什么,形状像老鼠,却比一般老鼠个头大了数十倍。

    黑影看了赵昊一眼便离开了,就如同看见了同伴那般在正常不过了,好像他就是黑影中的一员,这时赵昊才想起自己的个头既然能在这个洞穴中穿梭自如,这太不可思议了,等他意思到自己是在做梦时,想要从这可怕的梦中醒来,却怎么也清醒不过来。

    赵昊发高烧了,脸色也在不断地变化,时而通红一片,时而变得漆黑如碳,要是额头上能有一个月牙印记,活脱一个当世包青天。

    张金来醒来时发现了赵昊的不对劲,连忙叫醒了还在熟睡的米雪,让她去交张建国,而自己在这里看着赵昊。

    不一会张建国就来了,在看到发高烧的赵昊时,他也不知道怎么办,连忙开车去找村里的陈医生。

    突然赵昊坐了起来,眼睛猩红,嘴角流出刺鼻气味的口水,嘴里还发出了磨牙的声音,可没多久,赵昊又躺了下去,脸色也有了变化,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打鼾声出他的喉咙里发出,看样子是进入了沉睡。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赵昊起身看着自己的身边围了一群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张金来最先开口说话:“你可吓死我了,也不知道你究竟怎么回事,第二次睡着后,你说了好些话,具体说的什么东西,我也听不太清,只知道你说了老鼠洞、漆黑的老鼠之类的。”

    当听到老鼠时,赵昊的脸上出现了痛苦的神色,汗水顺着脸颊止不住的往下流淌。

    “都怪你,赵昊好不容易才醒来,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米雪责备道。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你饿了吗,现在就可以去吃了。”张金来觉得米雪说的也是,连忙转移话题。

    见没事了,围着的众人渐渐地离去,只是每个人看上去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怎么的,赵昊的胃口变得非常好,一顿吃了平常一天的量。吃完饭后打算出去逛逛,刚出门就听到村名们在议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