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米雪听了,也暗自心惊,赵昊上周末居然是去南乡镇了,虽然只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参与其中,但肯定会遇到不少的危险。经过赵昊的讲解,米雪对寄生鼠也算是有所了解了,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想着赵昊问道:“还记得,我发出求救信号的时候,你们是分三批来的,是什么导致张叔和张爷爷晚了这么长时间才来,你现在知道原因了吗?”

    “按我的推测,就是当时的张叔和张爷爷是,持续听到寄生鼠的声音,在寄生鼠离开后,你的求救声才传进他们的脑中,张爷爷最后才来,说明寄生鼠是最后离开他的。”赵昊将自己的看法说了一遍。

    米雪点了点头,目前也只有这样才说的通,可这样便生产了新的问题,那就是寄生鼠为什么会待在张爷爷和张叔那这么久,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以它们的能力,杀死一个人然后离开是很容易的,可它们却并没有这么做。这所有的一切都透露着蹊跷,无论怎么解释都说不通。

    米雪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赵昊听后也是一阵沉默。如果寄生鼠不杀人,是因为不想过早的引起人类的重视,那它为何又咬伤那个小男孩的父亲,致其死亡。如果它杀人,又为何会放掉张叔叔和张爷爷。张爷爷第一次在猪圈见到母初代寄生鼠的时候,哪怕它身体再虚弱,要杀死张爷爷也不会太难。

    张爷爷当过侦察兵,因为腰伤而退伍,赵昊现在想来,张爷爷肯定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如果他的腰伤是一种伪装,是退伍的借口,那他退伍的目的又是什么。为什么张爷爷所在的那片区域有大量的寄生鼠,其他地方,除了内蒙古发现了寄生鼠的活动痕迹外,就没有任何关于寄生鼠的消息了。

    内蒙古因为是大草原,加上人口稀疏,可能是当地人在迁移的时候,不小心发现的寄生鼠活动痕迹。如果真是这样,要说张爷爷与寄生鼠的事情无关,赵昊打死都不相信。可张爷爷在这件事中到底扮演者什么角色,赵昊也猜不出来,看来这件事要和张欣她们说说了。

    虽然对方是张金来的爷爷,可寄生鼠关系到众多人的生命安全,赵昊也绝对不能因为私人感情而耽误一些正事,要是张爷爷没什么问题,那也自己也能放心,要真有什么问题,最后因为自己而耽搁出现意外,那自己肯定会为此内疚一辈子。赵昊不是圣人,却也不希望因

    为自己的失误,而间接造成其他人的家破人亡。

    赵昊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给米雪听,他不想让米雪担心。所以赵昊对着米雪说道:“可能是那只寄生鼠不想冒这个险吧,又或者寄生鼠只是单纯的在监视这些见过它们的人。只要人没事,其他什么的都无所谓了。”

    赵昊将料理弄好后,拿来餐具,对米雪说道:“雪雪,来,常常我的手艺。这可能是我为数不多的优点了。”赵昊说着,夹了一个寿司到米雪的碗里,打算以此来转移米雪的注意力。

    米雪知道继续讨论下去也讨论不出什么结果,干脆也就不再想这些烦心的事了。

    米雪吃了一口寿司后,整个人眼睛都亮了,对着赵昊赞不绝口:“没想到啊,你居然还有这技术,看来以后有口福了。”

    “对对,雪雪,你以后有口福了。”赵昊说道,只是赵昊的表情很yín,总是会让人往不好的方向去想。而且赵昊特意重复了口福这两个字,总感觉另有所指。

    米雪也没在意,还以为他在炫耀自己的厨艺,要是她知道赵昊心中的龌龊想法,估计直接会将赵昊从十楼直接推下去。既然寿司都做的这么美味,那其他的料理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米雪变得有些期待了。

    果然,这顿饭并没有让米雪失望,她开始筹划着以后如何来蹭饭,虽然自己母亲做的饭也不错,可经常吃也会有所腻味的,偶尔换一下口味,还是挺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