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他们给我留了很多盘缠,足足有十两银子。

    “不愧是皇家子弟,出手就是大方。”我仰天长笑,掂量手上的包囊,心中已有一个计划。

    我来到一处镖局,出了二两银子,让他们护送我去富北城,三天后出发。

    随后找了一家客栈住下,花了十几个铜钱,将行李放在床上,推开窗户,欣赏外面久违的风景。

    不一会儿,店小二就过来敲我的门。

    “客官,这是你点的晚餐。”店小二端来三道菜,一道烧鸡,一道炒时蔬,一道清蒸鲈鱼。

    我看着桌上的晚餐,心中感概万分,几天前我还在岛上啃着鱼干,过着野人般的生活,现在回到城里,一时间有点不适应。

    “小二,去把这几年的通缉令找来给我。”我缓缓说道,丢给他二十个铜板。

    店小二接过我的铜板,脸上瞬间充满笑容,他见我有点小钱,想要献殷勤,却被我打断,示意他赶紧去办事。

    店小二也算识趣,没有多说什么,就悄悄离去了。

    屋子只剩我一人,我看着桌上的美食,口水哗啦啦流下,我夹了几口鲈鱼肉,细品鲈鱼的鲜美,即便在岛上呆了一年,我也没有抓到过鲈鱼。

    不到几分钟,一条半斤重的鲈鱼就被我吃完了,我看向盘里的烧鸡,放下手中的筷子,直接用手抓着吃。

    果然,烧鸡还是用手抓吃着香,一口下去,焦脆的鸡皮和鲜嫩的鸡肉混合一起,鸡油充满整个口腔,简直是人间美味。

    就是吃多了有些腻,我抓起另一个盘子里的炒时蔬,蔬菜刚好可以解腻,二者配合简直完美。

    十分钟后,盘子变得空荡荡,我舒服的躺在椅子上,等待店小二带来悬赏令,这几天下来,我发现自己与当初长得完全不一样,所以不怕店小二认出来。

    以前的我有些许虚胖,在海岛生活五年后,我已经变得骨瘦嶙峋,几乎是大变样,即便是相识之人,一时半会也未必能认出我。

    大约半个时辰后,店小二就带了一沓悬赏令过来。

    “客官,这是五年里全部的悬赏令。”店小二将东西放在桌上,没有多说什么,就识趣的离开。

    桌上的悬赏令都有二十几厘米高了,足足有千来张,我一张一张的翻阅着,希望上面有林家其他人的悬赏令,这样就可以证明林家还有人活着。

    翻到第三十五张时,我看到了自己悬赏令。

    林三,百铃城林家人,涉嫌杀人,悬赏五十两白银。

    看着自己的悬赏令,我的脸色冷了几分,眼神里散发出一股怒火,死死瞪着悬赏令中的自己,怒火一下子就上来。

    就算我极力压制,最终还是愤怒的敲了一下桌子。

    “事已至此,不必过多生气,还是看一下上面有没有家里人吧。”我平复心情后,就继续看悬赏令。

    大约第五十张时,我看到一副熟悉的脸庞。

    “这个是二哥?”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悬赏令,下面写着:林峰,百铃城林家人,涉嫌通敌叛国,悬赏五百两银子。

    “通敌叛国?为什么我是涉嫌杀人,而二哥是通敌叛国?赏金还是五百两。”我一脸雾水,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悬赏令上面的人就是我二哥。

    我平复内心的激动,将二哥的悬赏令放在一旁,继续翻阅悬赏令,希望能够找到其他林家人。

    翻到第一百零二张时,有一张熟悉的脸庞出现在悬赏令上面,是我二叔,林北冥。

    “二叔居然也活着,看来当年有不少人逃过一劫,不过二叔的罪名居然是盗窃放火?”我有些疑惑,甚至有点想笑,二叔这么正经的人,怎么可能会盗窃放火,看来悬赏令上面的罪名是随便安的。

    翻完所有悬赏令,我都没有再看到林家人的身影,我将二哥和二叔的悬赏令放好,将剩下的悬赏令一把火烧掉。

    三天后,我定的镖局开始上路了,这几天我也没闲着,买了一把长刀,十五枚铁珠子,和一副铁面具。

    镖局就开在一间院子里,是一个没有多少名气的小镖局,里面的人实力掺杂不一,只是一些普通武夫,不过护送我去富北城还是绰绰有余。

    为首的是一名粗糙大汉,脸上的胡子乱七八糟的,长着一张大众脸,我看着他走路的姿势,感觉他应该是练硬气功这一类的功法。

    除了粗糙大汉老李,还有两个跟班。

    “客官您好,我们是三去镖局,护送你去富北城的订单我们接了,我是你的护卫长老李,这是我们的马车,请您上车!”老李指着旁边的马车,示意我上车。

    我全程都没有说话,只是点了几下头,几分钟后,我们出发了。

    镖局的队伍也很简单,老李和两个跟班,富北城离这里也不远,百来里的路,两天就可以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