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一条还算热闹的街道上,摆摊的商贩不断吆喝着,路边还几个青楼女子出来拉客,甚至还有一些穿着统一服饰的大汉,我想他们应该是某个帮派的人,专门过来收保护费的。

    “富北城还是原来的样子啊!”我感叹一声,我曾在富北城呆过一个月,对这里的某些地方还算熟悉。

    一处隐晦的小巷子里,几个街边混混在那里闲聊,我走过去的时候,一个小混混拦住我的去路。

    “小子,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戴个面具装模作样,给我滚蛋。”小混混怒视着我,后面的几个混混也起身围住我,试图将我驱逐。

    我冷漠的看着几人,淡淡的说了句:“朋友,我是来找老穆的,有点猪崽的生意想找他聊一下。”

    “老穆?你认识穆老大!”混混们有些惊讶的看着我,而老穆就是当初那个赌场的老板,猪崽生意就是贩卖人口,在富北城算是利润很高的一个行业。

    我能不认识老穆吗?当初就是他害我,要不然老子怎么可能会去海上,不去海上又怎么可能有遇难,老穆化成灰我都认识。

    当年我被通缉时,就是在富北城混了一个月,也是通过关系认识到老穆,不然我也不会去他的赌场赌钱,谁知道那小子见我没钱,就把我打了一顿,卖给了人贩子抵债,一想到这里我就来气。

    有钱的时候我是大爷,没钱的时候他就是大爷,人性的险恶被他玩的明明白白。

    为首的混混看我几眼,有些不情愿的说道:“你跟我来吧,最近穆老大心情不怎么好,等会小心点。”

    我有些满意,这几个小混混很不错,比他们的穆老大好一点,我跟着他们来到一处暗房,里面就是赌场,没有这几个混混带路,一般很难是找不到这里。

    暗房不大,只有五张桌子,但是里面乌烟瘴气的,各种喊声不断,我看了只是笑了一下,以前的我也是在这里输光我所有的钱。

    我戴着面具,不怕老穆认出我来,我这次来就是要忽悠他,让他长点记性,如果可以,他今晚就会死。

    穿过走廊,混混带带我来到一间房屋里,里面有张太师椅放在中间,地上摆着各种杂物,什么的都有。

    我看见窗边有打斗过的痕迹,地砖也有几块是碎裂的,太师椅好像是新买的,屋子里的很多东西都换过。

    这让我有些疑惑,难道是什么仇人过来找老穆报仇吗?

    我站在那里思考时,一个驼背男子从帘子后面走出,时不时还咳嗽几声,此人正是老穆,不过有些憔悴,五年前这小子开始油光满面,如今却是老态龙钟。

    要不是对他印象太深,我现在也认不出他来,我打算静观其变,看看是什么情况再说。

    没想到,老穆径直走到那个混混面前,二话没说就给混混几耳光,要不是老穆天生驼背,早就上脚踹了。

    我不知道情况,就只能安安静静的看老穆表演。

    “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吗,没有我的允许,不要带任何人来我的房间。”老穆越说越来劲,好像都不感觉到累,混混的嘴角都流出鲜血,蜷缩在地上任由老穆殴打。

    大约打了一会,混混已经不成人样,全身都在抽搐,鲜血喷涌整个脸庞,不死也重伤。

    我心想,这小子下手挺重的啊!混混好歹也是他手下,居然把人家打个半死,我怀疑他是怎么当上老大的。

    这时,老穆停下手,转头看向我,说了一句:“朋友,我这边不做生意,你可以走了。”

    说完他就走进帘子里,不过我并没有走,我犹豫许久,看着地上半死不活的混混,淡淡的说了一句:“听闻富北城有个厉害人物,叫什么来着,好像就叫穆定春吧,今日一见,看来江湖传言不怎么可信啊!”

    我原本想激老穆一下,可过去几分钟还是没有反应,看来老穆是遇到人生挫折了,不过这正是我的机会。

    “看来,今年的猪崽生意不好做啊,就连当年的猪王现在都跟一坨屎一样。”我说完后,看帘子后面还是没有反应,我想应该是激不到他了,就转身离去。

    当我推开门时,帘子那边传来一声声脚步,面具下的我露出一丝微笑,看来这次是来对了。

    “回去告诉那些人,猪王依然是猪王,三天后过来这里找我。”穆定春死死盯着我,神情很复杂,有愤怒,有不甘,有坚定。

    我点了点头,就直接离去了,毕竟这种地方不适合久留,可我刚出巷子没多久,就发现后面有人跟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