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哦……”

    唐思雨有些不情愿的离去,她平时还敢跟唐繆顶嘴,但唐繆生气时她就不怎么敢,唐繆在唐门里辈分不大,可实力却是顶尖,除非那几个老不死出手,要不然唐门还真没有几个人能治得了他,而且脾气特别倔。

    唐繆只是看了一眼地上的毛贼,随手祭出一柄精致飞刀,刀身洁白如雪,却透着一股阴寒,刀柄处是凤凰雕刻,并非正常刀柄,这是唐门暗器之一的雪凤凰。

    不到一息时间,雪凤凰飞速穿透毛贼眉心,稳稳的插在地板上。

    ………………

    ………………

    时间又过去三天,兄妹二人草草离开富北城,临走时只是简单的带上一些衣物,就急匆匆的出城了。

    而我被他们丢在地窖里,里面漆黑无比,那时我还以为自己身处地府,直到他们离去多日,才有人打开了地窖的门,才知道自己并没有死,只是被兄妹二人丢在地窖里。

    打开地窖的人是个老头,他见到我时,只是打量一下,就匆匆离去,我走出地窖时,已经饿到前胸贴后背,走路都有不利索,几次差点摔倒,就在我离开院子几分钟后,我就晕倒在地。

    好在我的皮肤恢复如初,不再是绿油油的,不然会被别人当做妖怪的。

    一开始中毒那几天,我都没有感觉到饿,就当我被关进地窖后,饥饿感就随之而来,我不明其中原因,可能是唐门手段通天吧。

    后来我被一老妇人所救,她给我喂了一点稀饭,待我醒后,我急忙道谢,可身上确实拿不出什么东西赠送,只好作罢。

    那些银两在院子里丢失,我只剩下一点铜钱,道别老妇人后,我回到自己的小院子,里面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堆积了一些灰尘。

    简单打扫后,我在厨房的一块地砖下,拿出剩下的积蓄,共有百来个铜板,我拿了五十多个铜板送给老妇人,一开始老妇人分文不收,但拗不过我,收下二十铜板。

    与老妇人聊天中得知,她有个儿子在外谋生,已有几年未归,但每年都会派人给老妇人送来一些钱财,还说了不少她儿子幼时趣事,可见她有多孤独。

    待到夜深,我才回到院子里,在厨房烤了几个地瓜,简单果腹后,呆坐在院子里,琢磨着接下来怎么办。

    钱财已所剩无几,好在存了一些食物,够过上一定时间,估计十几天的时间,风波并没有消停,我还是存在一定的危险。

    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去外面打探一下消息。

    当我路过一条比较繁华的街道时,发现到处都是残垣断壁,满目疮痍,几乎三分之一的城都被打没了,我大吃一惊,站在那里迟迟未动。

    难道这几天发生什么灾难了?不止是我,还有一些人在远处窃窃私语,有贩夫走卒,有富贵商人,有小孩妇人。

    “唉!不愧是天下宗师,一场比试把整条街打没了。”

    “那可不是吗,天下排名第十和第十一的宗师。”

    “唐门老祖与八面刀宗师一战,可惜啊,宗师之战,岂是凡人能观望。”

    “若是能亲眼看到,此生无憾。”一个武夫缓缓而道,看着破败的街道,心中不知所想。

    我就在人群后面,听着他们议论,其中几人越说越起劲,人群慢慢变多了,毕竟宗师之战,十年难遇。

    其中不乏有宗门子弟,有道教,有儒教,有佛教,也有一些名声显赫的宗门,应该都是被宗师之战吸引而来。

    还有几人,直接走进街道,看着四处的断壁,想要揣测出宗师的招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