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不带消音器的枪声在雨夜之中传的非常远。

    一队又一队的特警如狼似虎像潮水一般的涌进来。

    他们甚至一点不在乎自身的安全,径直顶着假山另一侧那个杀手连绵不断的子弹。

    「uu…」

    很快一个弹夹的子弹被清空了。

    但是快速围过来的特警,如同金刚狼一般,丝毫不怕子弹,也不怕死的冲了过来。

    又如一面黑色的城墙,由远及近。

    跑步前进的脚步声,如同擂鼓,踩落的水花,又如大海浪涛,一重又一重的砸落过来。

    一直到近前,许正才看清楚,原来这些特警三人一组,手持防爆盾牌,身上全副武装,半蹲的身子全部隐藏在盾牌之下。

    小口径子弹基本上伤害不到他们。

    突然,各个楼顶上的狙击手小队,同时打开了高倍强光手电筒,顿时假山附近亮如白昼。

    与此同时,那个杀手正在紧张的换弹夹,灯光照来的瞬间,他的动作迟疑了,看着围拢过来的特警们,他还是倔强的拉上了枪栓。

    深吸了一口气,他朝着特警抬起了枪口,似乎还要做垂死挣扎。

    许正在假山另一边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并没有开枪打掉杀手手里的手枪来阻止其自杀性攻击。

    对他来讲,这些人都死在这里,才是最解气的。

    才是最有威慑力。

    但很显然,特警们接到的指令是活捉这个杀手。

    所以即使面对着杀手抬枪指着自己,这些特警还是只采取防守。

    那个持枪的杀手面对这种情况,眼神闪过果决,他倒转枪口,便想饮弹自杀。

    但现场这么多特警,而且双方距离不足五米,怎么可能看着他自杀成功呢。

    最前方两个特警身侧,不知何时伸出两把***,在杀手刚有自杀动作的时候同时开枪。

    这么近的距离,两颗***子弹瞬间击中了杀手,紧接着便是一群特警一拥而上…

    根据赵丽媛带领图侦员操控天眼系统,得到的消息所知,这次杀手来长明一共四个人。

    目前已经两死一擒,那么剩下一个人在哪里呢?

    许正在特警抓捕那个杀手之后,立即走过去对其和死去的假许正进行搜身。

    并没有在他们身上发现任何的电子仪器。

    而他们藏身之处,还真是国外先进的伪装衣,自带小型供氧机,可以在封闭环境下,生存三小时。

    同时还能隔绝热成像和超声波定位。

    让许正惊喜的是,从他们二人藏身之处,伪装衣之下,还各有两个关机状态下的卫星电话…

    有卫星电话,又有一个活口,加上对付这种人不用讲什么法律法规。

    许正相信接下来找到最后一个杀手,也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剩下的行动他没有参加,而是先回家一趟,安抚了一下家里人。

    南齐华支队长派了两队特警小队暂住他家胡同,许正这才放心,又急匆匆的赶回了指挥大厅。

    人在体制,有时候真是由不得自己。

    此时他是想陪在韩蕊和孩子身边,但是工作这边还有一摊子事情。

    虽然杀手审讯和后续调查的工作都由市局刑警支队重案一大队接手,但是许正这边也不轻松。

    凌晨一点十分,省厅某会议室,他和从警犬基地赶过来的韩东文,正在被古厅指派的人询问今天晚上在许家发生的一切事情。

    等到韩东文和许正据实回答之后,这个神秘之人,又逐条逐句的告诉他们二人哪些话能对外说,哪些话不能

    对外说。

    哪些话是需要一辈子埋在心里的。

    其中像奶奶苏彤云手里的不锈钢弩,以及韩蕊箭射杀手的行为,都不能出现在档案里。

    所以,假许正右眼受伤,被说成了是许正设计的无人机发射的钢钉作为。

    至于许正改装的无人机,到底违不违法,就看领导怎么说了。

    一般来说,无人机本身就有很大的杀伤力,特别是功率强劲,扇叶开锋的那种。

    这一点,如果说改装的无人机违法的话,那么特警队所有改装的无人机也是一样违法的。

    这些东西说来说去,就是民不报官不揪,习以为常的东西而已。

    除了许正家里发生的事情,还有公安家属院花园假山发生的事情,他也一五一十的和这个神秘人说了一遍。

    他身上穿的防弹衣,上面还有三颗杀手的弹头,加上身上对应子弹打中防弹衣的位置有些红肿。

    再算上现场采集到的弹壳和现场子弹的弹道分析。

    这些足以证明许正当时非常凶险,那么他在黑夜之中,危机之下,保命为主,强杀了假许正,也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神秘人帮许正翁婿设定好新的剧情之后,便提出了告辞,临走之前,他又一次郑重警告道:

    「许主任,韩先生,韩蕊女士今天表现的非常勇敢,但是如果你们不想她牵涉其中的话。

    如果有人问起,千万按照咱们刚才商量好的来。」

    许正明白这事的严重性,神情严肃,「您放心,这事关系到我家人,我们会非常注意这一点。」

    神秘人笑笑,便关门率先离去了。

    「小正这?」韩东文没想到他们许韩两家今天晚上是受害人,怎么现在还要处处小心起来,「难道是有人想趁机搞你吗?

    这太丧心病狂了吧?」

    「爸,没有的事。」许正装作很随意,「这就是正常流程,要留档案的。

    体制内的事情您还不知道吗?

    这种枪击案件,处理起来很麻烦的,警察各个部门都要慎之又慎,像咱们的口供都要审了又审,防止有些话说错了,给咱们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总之你不要担心,一切按照刚才那人的建议回答各种问题就行。

    如果不知道怎么回答,就直接说不知道。

    放心,你在这里,没有人敢强迫或者诱导你。」

    话虽然这么说,许正也明白古良俊的同意,如今他在平江警察系统内,声势正隆。

    很多人都巴不得趁机把他拉下来,他只要犯错,那么和他有关系的这些***,多少也会受到牵连。

    至于什么许正是受害者,许家三代警察,二代烈士…这些看着伟大又残酷的事情。

    可不会让那些人心软一分。

    所以,古良俊谨慎是对的。

    很快,政治处和督察总队的人赶了过来,他们连晚上都不休息。

    就想趁着许正和他家人心绪不平的时候,拿到第一手口供。

    可惜许正和韩东文说的滴水不漏,许家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事情,全程都是他们两个男人和杀手斗智斗勇。

    根本就和家里女人没有一丝关系。

    「许主任,谢谢你的配合,只是我们还有一些问题,需要询问你的家眷,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也可以去你家里做笔录。」

    一位政治处的副处长,笑眯眯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