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二人在前台无聊等待,忽听有女声惊喜喊道“宝哥”,却是丝丝翩然而至。

    走近站定,丝丝揉弄发丝,低头扭捏又低声喊了一声。

    “宝哥。”

    “丝丝,看不到你虎子哥吗?”虎子板脸质问。

    丝丝灿然一笑,又招呼道:“虎子哥。”虎子展笑回应。

    三人寒暄几句,丝丝甜声问道:“宝哥,你怎么来城里了?”说完反倒自己失笑道:“真蠢,你们肯定是加入了开拓者吧!”

    虎子当即把这两天发生诸事一五一十告之。丝丝美目不时瞧向三宝,闻言目光中担忧、不忿、气愤、开心各种情绪一一露过,最后长长出一口气,说道:“好事多磨,真是一波三折。”

    马三宝无奈:“谁让我们出身荒野,处处受人鄙视。”

    “没……没有。”丝丝语态紧张,“宝哥,我没有瞧不起你,也没有瞧不起荒野人。我觉得大家都是人,一视平等。”三宝笑道:“你紧张什么,我是说四大家族那群目中无人的家伙。”丝丝“嘻嘻”一笑:“宝哥,别理这群人。高高在上惯了,放他们在地上,也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也没比谁多双翅膀。”虎子乐道:“有翅膀,那叫鸟人。那些孙子,没有翅膀眼睛都看天,真有了翅膀,还不直接飞天!”

    笑闹间又听大厅突然安静,由远及近,人群不断响起“柳老”的称呼。

    “小家伙,你们来了怎么就知道看丝丝,是嫌弃我这老人家吗?”柳老从容平和,没有一丝“兰新双璧”的架子。

    居然是柳老亲自下来了,迎接两个毫不起眼的毛头小子。人群爆发出轰然之声。

    “柳老!您日理万机,小子不敢打扰。”知晓柳老身份,此刻面对老人,三宝语气拘谨。

    柳老薄怒道:“你把我老人家想成什么刻薄之人了?你可是老头子的救命恩人!”

    听到柳老口中的“救命恩人”,人群爆发出更大的哄闹讨论之声。

    柳老转身看向前台:“给他们增加许可认证,今后小马什么时候来,都可直接找我,不必通知。”

    “柳老,这……”马三宝受宠若惊,急忙拒绝。“长者赐,不敢辞!”柳老和善地对三宝说道。“好吧。感谢柳老。”三宝坦然受之。

    大厅内,柳老出现打破原本秩序,群人放下手中工作,都在远远围观讨论。

    柳老清咳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丝丝安排一间接待室,午饭丰富一点。”丝丝正要离开,柳老又补充道:“备一瓶杏花村。”

    接待室是一个干干净净地屋子,中间一张圆桌,四把高背椅。四道菜,分别是五花肉、虎皮鸡蛋、烧茄子和胡萝卜冬瓜汤。

    这四道菜,三宝和虎子是平生仅见。他过往二十年,几乎都是早上粥,中午麦饼或者面条,晚上粥,吃过的蔬菜只有土豆、大白菜、萝卜和红薯。每年只有除夕晚上可以吃到热腾腾的猪肉大葱饺子,虽然饺子馅里几乎都是萝卜大葱,三两猪肉加进去,肉粒都瞧不见,只能吃到腥味,但这是三宝每年最期待的“大餐”。

    两人就着白米饭,如饿虎扑食一般消灭着饭菜。柳老只夹了几筷子,就看着二人狼吞虎咽。一餐风卷残云的吃完,柳老温和地问道:“吃好了吗?”三宝和虎子这时才尴尬地低头,不好意思的“嗯嗯”点头,实在是饭菜太好吃了!

    丝丝在旁边捂着嘴“咯咯”直乐,三宝朝着丝丝挠挠头,脸色窘然。丝丝没有任何嫌恶表情,反而伸出青葱手指去抹三宝嘴角残留的一粒饭粒。

    丝丝屈指准备弹飞饭粒,马三宝蓦地伸手握住了丝丝手腕。

    马三宝和丝丝的脸同时发红。一时间,马三宝顿觉闪过千万道念头,放佛脑中塞入一团乱麻。片刻,他连忙伸出右手,捻起饭粒送出口中,口不择言地说道:“不能浪费,不能浪费。”

    一时间,饭桌上气氛尴尬,虎子佯装看天,仿若天花板上挂着四大美女出浴图,柳老淡然平视,目无波动。

    “你……”

    “你先说……”

    “那我先说吧……”

    又过片刻,二人竟同时出声,一字不差。场面再度尴尬。

    “就让丝丝丫头先说吧。”柳老解围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