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上官兰只哭的片刻,突然止住眼泪,她目光温和地看向丈夫,嘴中絮絮叨叨地说道:

    “姜哥,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吗?那时你浑身是血,但仍然守在这个小破武馆面前寸步不退,和众多踢馆的高手对峙,我第一眼就觉得你很有气概。”

    “你大概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就偷偷地喜欢上你了,后来我每次都借着看蔡希德的机会,其实都是来看你。再后来,咱们就熟悉了。”

    “你这人,太榆木疙瘩了,要不是当初我表明心迹,我估计你一辈子都不会开口,其实我心里清楚你是喜欢我的,兰儿虽然不漂亮,但让你拜倒在石榴裙下,还是小菜一碟的。但是你总说兄弟妻不可欺。但我可不是什么兄弟妻,我是你的兰儿!”

    “咱们的婚礼简陋,就在这个小武馆了,就只有几个亲朋好友,对了,丝丝那时候是小丫头,现在也是大姑娘了。”

    “就算守着武馆,日子清贫,但我仍然觉得很幸福,因为可以天天看到你。”

    “看到你,我就觉得幸福。”

    上官兰温柔地抚摸姜应山脸庞,复又说:

    “对了,姜哥。兰儿有些事情,想跟你坦白,之前不说,是担心你责备。如今……如今,倒是不用担心了。”

    “前些年,咱们日子清苦,有几次武馆都要关门了,那时蔡希德偷偷找过我,想要我跟他走,我怎么会答应,但是武馆实在难捱,我不忍看到你日夜都不合眼的奔波,所以我偷偷接受了蔡希德的帮助。”

    “不过你别气恼,只有两三次,而且后来我都还他了。那也是少有的几次,你问我家里钱少了,我不敢回答你的原因。”

    “姜哥,地下的路肯定不好走,你一个人肯定会寂寞,兰儿这就下来陪你!”

    “兰儿只想告诉你,此生不悔!”

    “嫂子!

    “小心!”

    牧丝丝、马三宝与蔡希德同时出声。上官兰猛然当胸扑向姜应山腹中长剑,利剑登时透胸而过,众人阻止不及。

    上官兰口鼻冒血,虚弱地对丝丝说道:“保住当归武馆,算哥哥和嫂子求你了。”

    “嫂子,不要,不要……”牧丝丝惊吓过度已然失神,捧着上官兰姣好面庞,失声呢喃。

    蔡希德红眼急扑向上官兰,丝丝大喊:“你滚开!滚开!”马三宝闪身拦住他。

    蔡希德状若疯癫,和马三宝交手三四个回合,折身扑向杨察壹,高叫:“姓杨的,都是你害死了我的兰儿,我要你偿命。”蔡希德此刻早不讲究章法,只凭借本能和蛮力胡乱挥掌打去。杨察壹侧身抢入中线,劈掌打出,这是铁砂掌中霸道的杀招,唤作“摧心肝”,意为掌力一出,心肝俱裂。蔡希德受此一掌,胸口凹陷下去,人倒飞撞在墙上,吐出大口带肉块的血渍,这是杨察壹掌力凶猛,打碎蔡希德内脏。受此重创,蔡希德活不过一时三刻。

    马三宝吃惊:这劳什子武监处的人,武艺不凡,不可小觑。方才见杨察壹一行冷眼旁观,马三宝不放心上,此刻见他轻而易举击杀蔡希德,暗暗警惕。

    “真是一出很令人动容的生死相随大戏,令‘闻者伤心见者流泪’,本大人也要落泪了。”杨察壹故作悲伤,但眼神淡漠无一丝水汽,说:“不过武监处该办的事情还是要办,这家武馆今日起归入武盟管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