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我想了想,反问他:“不知陛下为何非要微臣跟你成亲?”

    萧绰说:“凌儿救过皇子性命,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我想了想小皇子的样子,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像个小豆芽,而我已经二十五岁高龄。

    我们看起来不像是以身相许,当母子都不成问题。

    于是我说:“微臣救命的人是小皇子,即便以身相许,也该是小皇子来。”

    萧绰说:“栩儿年纪还小,不合适,所以放开他,让朕来。”

    我想了想,又说:“若陛下想报答微臣,只需按照诏书上所写,赏赐微臣一些钱财即可。”

    我看着萧绰,笑意深沉:“微臣就是个庸俗的人,其实更喜欢钱。”

    萧绰动情地握着我的手,说:“做朕的皇后,朕的国库全归你管。”

    我:“……”

    他就着姿势,抬手用袖口擦掉了我脸上的麻子,露出原本的那张脸来。

    萧绰看着我的面容有些失神,我不知道我这张脸到底有什么特别,竟然让他痴迷至此。

    我长得只是一般好看,英气中带着凌厉,在药王谷的时候,师兄总说我粗的像个男人。

    跟萧绰那位富贵牡丹花似的贵妃相比起来,就像是长在路边杂草堆里皮实好养的野花。

    萧绰痴痴地看着我,温柔地笑了一下——

    “朕就知道,凌儿长着一张好看的脸,以后别再做那副男装打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