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我当时觉得可笑极了,我心心念念对待他的夫君,我救过他,帮过他,让他从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变成权倾朝野,甚至可以跟太子抗衡的亲王,可他却想杀我,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连证据都没有,就想把我休了。

    我坐在别苑的门口,看着满院的梧桐,在寒风中,生生地坐了三天三夜。

    后来,我流产了。

    混乱的画面中,是身边的侍女发现我的裙角上有血迹,才被吓得哭着喊大夫。

    奇怪的是,我自己都没有感觉到疼痛,只觉得麻木,或许,一个人的心死了,就不会觉得痛了。

    大夫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对双胞胎,已经有两个月了,因为死胎在肚子里出不来,我的情况十分危险。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看到了萧绰慌张害怕的样子,他气急败坏地向御医发出命令,若是救不活我,他们也别想活。

    我不明白,萧绰为什么在意我?他从不喜欢我,还怪我是破坏他和林悦颜婚事的罪魁祸首。

    从成婚第一天,他就不肯拿正眼瞧我,以前之所以还保留着我王妃的身份,不过是看在我娘家的权势上。

    哦,忘记说了,我的身份,镇国将军府的统领军,叶臻。

    我的父亲是朝中赫赫有名的大将,我自幼母亲身亡,跟随父亲在边关镇守十几年。

    十八岁的时候,我遇到了萧绰。

    二十岁的时候,我成了萧绰的王妃。

    我‘死’在二十三岁那年,忘记了关于叶臻的一切,而现在,昔日的故人,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