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这道黑影出现的很突兀,张警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它便已经再次离去。

    张警追着打开车门下车,但是黑暗给了它极好的掩护,张警只来得及看个大概,前者就消失在夜色里。

    那黑影像是一只鸟。

    收回视线,张警低头看向地面,那几只蜜蜂已经被黑影击落在地,再无声息,显然已经死掉了。

    再左右察看了良久,没有发现其他情况,张警便只好把这当作是一个小意外。

    张警的家距离警局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而当他回到所住的小区时,夜已经很深了。

    除了路灯的灯光,小区里已经没有其他的光源了,张警坐在车里点燃了一支烟,仰头望着自己家阳台的位置,这个时间点,他家已经熄了灯。

    但当他瞥到隔壁单元有一户仍亮着的灯光时,深深叹了一口气,原本回家的心思也就淡了些。

    我们的刑警大队长张杰,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

    【睡了吗?】

    【睡不着,看剧呢。】

    【过去?】

    【好。】

    收起手机,张杰灭掉烟头下了车,不过走的方向不是他的家,而是隔壁单元。

    上楼、敲门,熟练地重复了做过上百次的举动。

    开门的是一个三十多的女人,女人并不算好看,因为不常运动而有些肉肉的,但保养的好,这种肉,也就是软。

    两人已经熟稔,她开门,他进去。

    “每天都是这个点回来。”她说。

    “案件多,没办法。”张杰应道。

    进到客厅后,他很自然地就在沙发上躺了下来,茶几上还有一些零嘴,电视里还在放着国内的那些肥皂剧,屏幕上的男人和女人正在说着一些尬意十足的情话。

    女人似乎是习惯了张杰的随意,白了一眼,走进厨房给他热牛奶。

    张杰在茶几上挑了几个零嘴就开始吃起来,看着厨房里忙活的身影,只觉得紧绷了一天的神经陡然松了下来,浑身毛孔都舒服得张开了。

    在这里,他觉得比家里还要安心,无论是身体上的低级舒服,还是心里的极度平静。

    张杰从来都坚定地认为自己深爱着妻子刘舒月,而且他也没有不爱她的理由。

    妻子属于那种被称作女神的女人,相貌好、修养好、家境又优越,简单而高雅。

    和现在正在厨房里给他热牛奶的张琪比起来,属于一个天一个地的,张琪甚至高中都没读完。

    两人能够认识是因为一年前张琪遇到的诈骗案,恰巧是由他负责,听到熟悉的口音,张杰就试探地说了一句家乡话,结果张琪就兴奋地追问起来。

    “你也是广元的?广元哪的啊?”

    极其凑巧地,两人都是老乡甚至是邻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