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在这种情形下,这张笑脸实在是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这可是活生生从人的眼眶里抠出来的两颗眼珠子。

    陆十一觉得一股寒意从心底冒出,忍不住打了个颤栗。

    但至少他的情况还算是好的了,而另一边巴赫的两个手下就惨得多了,他们被疯狂的群鸦不停进行着凶残的攻击,接连喙啄、爪抓,浑身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最惨的是那个黑人,他跪倒在地上不停地发出惨叫,被他紧紧捂住的双眼正在咕噜噜往外涌着血,身上密密麻麻的乌鸦还在疯狂地啄着他,渐渐地他的惨叫声弱了下去,然后就再无声息;剩下的白人还在挥舞着没什么起到作用的枪,疯狂往外跑想要逃离这里,但这群嗜血乌鸦紧追着不放。

    嘎嘎——

    那两只给陆十一画了一张笑脸的乌鸦扑腾着翅膀叫了几声,开始往陆十一靠近。

    陆十一现在也是怕了这群乌鸦,生怕自己也跟那两个人一样的下场,但是他现在双手双脚还给绳子反绑着,只能像一条虫子一样蠕动,慢慢向后退着,很是憋屈。

    这样的移动肯定没有乌鸦走得快,那两只乌鸦很快就落在了陆十一的背上。

    “别、别!”陆十一左右扭动着身子,想要将两只乌鸦从他背上甩下来,但是显然这是无用功,它们爪子紧抓着陆十一背部的衣衫。

    嘎嘎。

    一只乌鸦似乎受不了陆十一的扭动,突兀就在他的脑后勺啄了一下,然后他就安静了。

    陆十一的内心现在可是有些绝望,但他能有什么办法,只能闭上眼睛,希望没那么痛吧。

    然而,绑着他双手的绳子接着就松开了。

    陆十一心里一愣,下意识睁开眼,那两只乌鸦居然并没有对他下狠手,而是用鸟喙啄着绳子帮他拽松了,他试着用力扯一下,绳子就这么掉了下来。

    再看那两只乌鸦,见陆十一自己开始解绳子后就嘎嘎叫着扑腾飞走,重新回到鸦群大军中,继续虐着白人。

    陆十一顾不上感叹,连忙继续伸手去解脚上的绳子,随着他的动作,一个东西从突兀他的口袋里滚了出来,那是李珉医生开给他的新药。

    不知道为什么,陆十一在车祸发生之后就已经很少吃这个药了,却一直把它带在身边,或者在他的内心深处,仍有抱有一丝侥幸。

    陆十一盯着这瓶药好一会,最后还是将它捡起来塞回了口袋。

    将脚上的绳子解开后,陆十一就连忙站了起来,只不过手脚长期被绑有些脚软,让他差点站不稳。

    徐警官,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无辜的,他想。

    陆十一握紧了拳头,左右寻找了一下方向,仓库很大,光线却不怎么强,他花了好一会时间才分辨出出口的位置,就赶紧跑了过去。

    至于那个还在给鸦群凌虐的外国人,陆十一就当做没有看到。

    只不过在路过那个跪在地上没有动静的黑人时,陆十一停了下来,下意识弯腰把后者掉落的枪捡了起来。

    虽然没真实碰过枪,但电影他可看过不少。

    而那个白人躲避着鸦群的袭击,突然看到陆十一就要离开这里,竟强忍着疼痛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手枪,颤抖着指向了陆十一的背影。

    嘎嘎——

    鸦群似乎知道这个敌人的想法,变得更加急躁起来,分出几只乌鸦盘旋着扑向对方握枪的手。

    嘭!

    听到枪声,陆十一下意识做出了躲闪,几乎是同时,一颗子弹就擦着他的头皮射了过去,打在仓库大门上溅出一丝火花。

    回头一看,正是那个白人开了枪。

    然而那个白人没能开出第二枪,握枪的手被激怒了的鸦群疯狂啄食着,他发出更痛苦的惨叫,在地上疯狂翻滚着想要躲避,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一番血肉四溅,白人的五根手指竟然活生生被啄出了白骨。

    见到这一幕陆十一并没有觉得惊悚,反而胸腔里有一股火在熊熊燃烧着,他现在很不理解、很愤怒。

    为什么?为什么是他,为什么他非得被狼人袭击,为什么非得见证连环凶杀案,为什么非得绑架然后要杀掉他?为什么这些人都想要抢走陪在他身边的阿笑?

    陆十一放弃了离开的念头,转身走了回来,脸色变得阴沉的他一时间竟显得有些可怕。

    他在那个白人面前蹲了下来,就这么盯着对方,一字一顿地问,“你们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想要杀我?”

    因为陆十一的靠近,那群乌鸦就像是通了人性,四处飞散开来,盘旋在他的头顶上,将地上惨不忍睹的白人露了出来。

    听到陆十一的问话,得到了喘息的机会的白人吐出一口血沫,嘴角咧起,露出被血染红的白牙。

    陆十一面无表情,伸手直接给他来了一个掌掴,特别狠的那种。

    “你说不说?”

    白人只是皱了一下眉,嘴角咧得更宽了,那口白牙在陆十一眼中怎么看都觉得刺眼。

    于是他又连续来了几下。

    啪啪啪啪啪啪!

    接连不断的打脸声回荡在仓库里。

    “你说还是不说?”陆十一再问。

    白人只是冷笑着看着他。

    陆十一深深吸了一口气,胸腔急剧起伏,看来再这么打下去对方也不会回答他的问题,于是他干脆把枪口抵在了白人的额头上。

    “最后一次,别以为我不会杀人。”陆十一装作凶狠的样子。

    “OK,I say.”白人见状只好举起了双手以示投降,只不过他的右手被乌鸦撕咬得几乎只剩下骨头,这个动作就让他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说。”

    白人连忙点头,张嘴就说了一大通英语。

    陆十一有些懵,他这才想起来,就算在之前,白人与巴赫交谈的时候用的也是英语,而自己的英语连四级都没过,根本听不懂对方讲的啥。

    那个白人预料到陆十一会有这样的反应,在他走神的一瞬间,剩余的那只手便迅速抓上了他握枪的那只手,狠狠一捏。

    陆十一吃痛一声,下意识就松开了枪,紧接着那个白人用肘部撑起身子,把抢来的枪转正位置,对准了陆十一。

    在枪被抢的时候陆十一已经觉得不妙了,但是他的反应怎么比不过受到过训练的白人,见自己竟然在这种情况下也能被对方夺了枪,不由心生懊恼。

    但现在他即使心有再多的不甘,也只能地痛苦地闭上眼睛。

    “Byebye!”白人露出狰狞的笑容,然后扣下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