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吃了我?

    陆十一陡然睁大了双眼。

    他有想过对方或者会残忍地将他折磨至死,但从未想过狼人竟是想要吃了他。

    吃人。

    究竟是残忍到什么地步的怪物才会抱有这种想法,而且从他口气来看似乎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

    陆十一在以前时常想过自己会怎么死去,但绝不会是被吃掉这样的方式,问题在于狼人约翰比他先前对付的那个白人要困难得多,至少后者还处于人类的范畴。

    无论他怎么挣扎,仍被狼人死死地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别折腾了,我赶时间。”狼人对陆十一的顽强抵抗感到厌烦,浑身散发出腥臭以及血味不停刺激着后者的神经。

    那群乌鸦在狼人的背后疯狂攻击着,但是狼人浓密的毛发如同坚硬的铠甲,它们根本破不开防御。

    在陆十一有些绝望的眼睛里,骑在他身上的狼人举起了手中的爪子,然后后者的眉心出现了一个红点。

    一个红点?

    咻!

    一道破空声响起。

    接着是狼人惨叫的一声。

    “该死!”狼人捂着脸滚到了一边,尾随着他的是连续的一串子弹击打地面上,激起石屑四溅。

    陆十一被这突然的变故弄得有些茫然,但见到狼人从身上离开了,他便立刻爬起身来,快速与对方拉开了一段距离。

    “这次算你好运,”狼人约翰躲在堆积的货物后,向陆十一发出威吓的嘶吼,“好好珍惜你所剩无几的时间吧,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说完,他便快速隐匿在黑暗中,消失在仓库深处。

    见到狼人跑了,陆十一一直紧绷的神经陡然松了下来,便有些力乏地跌坐在地上。

    那群乌鸦落在地面上,在死去的同伴身边扇着翅膀来回跳动,发出悲鸣。

    对于这群乌鸦,陆十一发自内心的感激,如果不是它们突然的到来,自己早就死去了,即使不明白它们这样的目的是为什么,以及它们种种诡异的举动。

    或者是说在它们背后的操纵者。

    嘎嘎——

    原本正在怀缅死去同类的那群乌鸦突然纷纷叫了起来,然后向着陆十一这个方向扑了过来。

    陆十一下意识弯下腰连忙抱住脑袋,耳边传来接连不断的叫声,以为这群乌鸦终于要对他下手了,然而它们在即将撞上来的时候纷纷绕过了他,继续往仓库里飞去。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望着那群乌鸦陆续消失在仓库深处,这诺大的空间逐渐安静下来,只剩下他一个人喘息着,以及悄然无声的两具尸体。

    “十一?”一道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大门的方向。

    陆十一闻声望去,令他意外的是,出现在门口的是田子真。

    “田叔?”陆十一下意识回道,只是现在的田子真让他感到有些陌生。

    田子真穿着一身正式的西装,只是这西装变得很是破烂,上面染了大片大片的血迹,在他的肩部以及腹部各有一道狰狞的伤口,像是被锋利的爪子撕开,伤口因存在了一段时间而结成了黑红色的血痂,他抱着一挺陆十一说不出型号的自动步枪,浑身散发着凌厉的寒意。

    “那只畜生往哪跑了?”田子真问。

    陆十一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伸手往狼人消失的方向指了指。

    田子真只是点头作为回应,然后就要往那个方向走,不过他走了几步,看着陆十一的惨状,又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