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我最好不要出手?”陆先生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这是命令吗?”

    “有谁敢命令你啊......”柴犬忍不住低声吐槽。

    “嗯?”陆先生稍微拉高了尾音。

    “我什么都没说啊,”柴犬抖了抖身子,尾巴使劲摇着,“而且我只是个传话的啊!”

    “嗯——”陆先生微微侧头,像是在思考,然后接着说道,“那好,我本人就不出手了。”

    听到陆先生这次意外的好说话,柴犬有些吃惊,“真的?”

    “真的。”

    闻言,柴犬心里有些高兴雨完成任务,但心里又感觉哪里不对劲。

    ————

    “如果是阿一,一定能够理解我吧?”

    熟悉的声音在脑海里反复回响,陆十一下意识握紧了拳头,指骨因为捏得过于用力而有些发白。

    火,又是火。

    上一次大火夺走了他的一切,现在又要把他仅存的回忆夺走吗?

    陆十一一直都极为痛恨当时逃避了的自己,而现在他又不得不面临这样的抉择。

    他望着公寓自己住处的位置,眼睛里倒影的火焰,仿佛原本就在瞳孔里一直剧烈燃烧着。

    “喂、那个谁,请退到安全线外,这里很危险的——”一个二十多岁的男消防员终于发现了越界的陆十一,便快速走过来,只是他话才说了一半——然后被后者吼了一声给打断了。

    啊啊啊啊啊啊!

    陆十一喉咙里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突然发了疯一样向公寓冲去。

    那个消防员顿时被陆十一突然发狂吓到了,但是看到陆十一的动作反应过来,连忙追了上去。

    这时陆十一的移动速度无比地快,经过长期训练的消防员一时间竟然只能碰到陆十一的衣角,情急之下他只好用非常规方法,心里说声抱歉,然后往前一扑将陆十一扑倒在地,身子立刻压住了想要挣脱的后者。

    “喂喂喂,冷静点啊!”消防员双手快速锁住了陆十一的双臂,喊道,“这么冲进去你会死的!不要命了是吗?!”

    “放开我,放开我!”陆十一疯狂挣扎着,想要将压在他背上的人甩下来,但是双臂被锁住的他如何使劲也没有成功。

    “里面有你亲人或者对你很重要的人吗?”消防员保持着压制陆十一的动作,不敢松懈,“我们现在正在全力抢救,请相信我们的能力,现在有一部分的人已经被我们就出来了,你要不要先去看看?”

    “放开我!”现在的陆十一怎么可能听得进对方的话,他仍旧试图挣脱束缚,双眼一直盯着熊熊燃烧的公寓。

    ————

    “阿一,我们来合一张照吧~”

    “不、不要,我长又不好看!”

    “但是我想和阿一合照耶,以后分开了也可以作纪念嘛。”

    “不会分开的!”

    “这是假设嘛,阿一来和我合照啦,真是的。”

    “......就一张哦。”

    “太棒了!抱一下!”

    然后咔嚓一声,笑得很甜的女生从背后抱住那位一脸不情愿的小男孩的画面就此定格。

    ————

    “冷静、冷静点啊!”

    感受到身下压制着的男生渐渐减弱了反抗,消防员内心不由松了一口气,正想着怎么组织语言让对方稍微安心下来,突然身下反抗的动作突然剧烈起来,比先前的挣扎还要疯狂,就像着了魔一样。

    “放开我啊,你懂什么?!放开我!”此时的陆十一就像犯了癫狂症一样,双眼通红,不顾身上的伤拼命挣扎着,原本换过的干净衣服在地上摩擦变得破旧。

    “冷、冷静啊!”消防员这种情况下竟然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重复着这一句话,这人简直疯了啊。

    “我来吧。”

    就在消防员焦头烂额的时候,一个沉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闻言转头就看见一个扎了马尾留着络腮胡的男人走了上来。

    “啊,先生你不能越过安全线啊,请快回去。”消防员竭力压着陆十一,冲那男人喊道。

    只是这个男人没有理会他,快速走近两人,便伸手抓住陆十一的衣领,用力一提,居然将后者径直扯着站立起来。

    消防员踉跄着后退几步,稳住几乎要往后摔倒的身体,他看着这个男人眼里充满了震惊。

    对方竟然直接将一个人给提了起来,更关键得是他刚才也在全力压制着陆十一,那男人这一动作也是将他的全力压制给震退了。

    这力气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因为从事消防工作,日常的锻炼也是必不可少的,消防员自认自己的力气也是比寻常人大上不少。

    接着没等他多想,那个男人又做了一件令他吃惊的事。

    男人先前出手的动作很快,以至于被提起来的时候陆十一有些没反应过来,接着他又一拳狠狠地砸进后者的肚子。

    这一拳可是实打实的力道凶狠,消防员甚至听到了骨肉相撞的声音,这一下绝对不好受。

    而事实也如此。

    陆十一被这一拳打得脑袋刷地就一片空白了,下意识张开了嘴巴,然后巨大的痛感从腹部蔓延,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提着他的手放开后,他就啪地一声跌坐在地上,身子因疼躬成了虾米状,原本死死握着的拳头也松了开来。

    “冷静下来了没有。”看着陆十一在地上缩着好一会也没缓过气来,那个男人开口了。

    嘶——

    陆十一倒吸着冷气,这一拳疼得他五官都扭曲了,不过确实也让他从那种癫狂状态脱离了出来。

    “冷静了,田叔。”疼得歪着脸的陆十一说道。

    “那里有你很重要的东西?”田子真看着公寓里陆十一住所的位置,问。

    “是的,很重要!”

    田子真一挑眉,“这种火势,你是要去送死?”

    “死也——”

    “放屁!”田子真突然喝道,直接粗暴地打断了陆十一接下来的话,“你以为命是这么拿来开玩笑的?活着不珍惜是要死了才后悔吗?能够活着你知道是多么幸运的事吗?你回想一下,这几天遇到的事情,你还能坦然说死掉也没关系吗?”

    田子真俯下身子,黝黑的眼睛直直盯着陆十一,声音带着彻骨的寒意,“我并不关心你那什么重不重要的玩意,也不关心你要做什么,但是别在我的面前这么不把命当回事,如果你再敢这样做,那么在那之前,我会把你的腿打成两段,如果你爬着也要去的话,我就再把你的两只手打断。”

    “就算是像狗一样,也给我苟延残喘地活下去。”田子真说这话时,一种令人心悸的气场渐渐从他身上散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