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辛安拿着牌子有些无措,虽然这个牌子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可她毕竟活了两世,她总觉得这牌子有些说不出的怪异。

    “这是项链吗?”

    孟涛也没见过这个牌子,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白老师汗颜,这东西可不太好解释了,含糊不清的对辛安说道:“这是你师兄送给你的,你就当个项链戴吧。”

    说完又怕辛安不在意,哪天搞丢了可就麻烦了......白老师急忙补充了句:“这牌子有点年头了,能算个古董,你可要好好爱惜,别弄丢了。”

    辛安无语,这玩意哪里像古董?古董牌子起码也应该是玉石之类的吧?真把自己当孩子应付了......可是眼前的牌子看起来又着实特别,看着还有点重金属风格,辛安觉得也算好看,万一丢了也不好交代,当即将牌子挂在了脖子上:“我会好好保管的。”

    辛安又将白老师送给自己的怀表小心翼翼的放进口袋里,这个年代戴手表的人不多,刘家只有刘庆山戴了一块梅花牌的手表,刘美霞结婚的时候也买过一块手表,不过刘美霞不太喜欢戴。

    白老师送给辛安的这块怀表很是小巧,样式复杂华丽,再加上金属雕花的外壳,看起来便价值不菲,老师给的礼物不能不收,辛安想着以后要想办法给这老头点值钱的东西,可不能白白拿了人家的怀表。

    中午饭是楚小菊亲手做的,辛安也来过白家几次,但这还是第一次在白家吃饭,她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白家人会那样的推崇刘家姐妹的手艺,实在是......楚小菊做的饭菜太难吃了!

    一堆白菜、萝卜、土豆之类的食材炖在了一起,几片肥肥的猪肉片漂在最上面,要说是烩菜吧可是里边竟然还放了几片苹果......苹果啊!辛安生怕自己看错了,夹起入口,又甜又咸的口感真是一言难尽。

    其他人都淡定自如的吃着饭,辛安由衷的敬佩了起来,这些人......尤其是白老师竟然吃着这样的饭菜还能长得这么的肥嘟嘟,这意志力得有多强?果然不是一般人......

    “丫头,你太瘦了,得多吃一些肉!”

    楚小菊热情万分的给辛安夹过来几片肥肉,辛安欲哭无泪,这苹果味的肥肉怎么吃得下去啊?

    “怎么了?不好吃吗?我吃着还不错啊……”

    楚小菊似乎有些不安。

    辛安咬了咬牙,夹起肉片一股脑的塞进嘴巴里,囫囵吞枣的咽了下去,捧场的说道:“是......还不错......”

    “我就说嘛!”楚小菊多云转晴,十分得意的说道:“你做了老白的学生,我今天高兴啊,这可是我超常发挥的一顿午饭呢,你看大家吃的多欢畅!”

    超常发挥......平时得有多吓人啊?

    辛安不禁为未来的伙食发愁了,白老师刚刚说了,孟涛要准备高考,以后早饭后就让孟涛带着辛安一起来念书,吃完晚饭再回去......

    当天晚上,辛安就再一次病倒了,上吐下泻的还发起了烧,刘家姐妹半夜三更的敲响了孟家的门,叫上正在熟睡的刘振海一起把辛安送去了医院,孟涛也着急忙慌的跟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