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沈冰云察觉到了韩东犹豫。

    心灰意冷,急促道:“六爷,你放过我,求你了……”

    她越是这样,乔六子反越不爽快。

    见手下愣在原地,他不耐道:“快点啊。”

    还是那个瘦猴最先走了过去,拉拽沈冰云的同时,手触碰到了她格外细腻的肌肤,尤其她身上那种发散着的香水味道,让瘦猴不由咽了口唾液。

    “哎呦,卧槽你妈。”

    还沉溺在自己的幻想中,瘦猴惨叫起来。

    是沈冰云,极突兀的一口咬在了他探过去的手腕上。

    瘦猴挣不脱,抬手要打。

    但手臂刚刚扬起,却挥不下去。

    有人抓住了他。

    回头,那个刚才已经离开的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间到了近前。

    他对韩东可谓是印象深刻,上次醉酒在包厢,就是被对方给弄了一下,让他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乔六子脸色彻底阴沉。

    他刚才也看到了韩东,只在他想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对方应该快步离开才是。

    管闲事,他乔六子的闲事也这么容易管?

    韩东既然选择了过来,就不可能再离开。

    甩开瘦猴,他笑着道:“六爷,又见面了。”

    乔六子脸上肌肉颤了颤:“兄弟,你这是准备做好人?”

    韩东连忙摇头:“六爷,来是跟您说一声。刚才我看到路口有警车,怕您没注意。还有,借我两个胆子,我也不敢在六爷面前充好人。”

    乔六子一惊:“警车在哪?”

    韩东指了指空荡荡的路口,疑惑道:“我刚才还看到啊!”

    乔六子脸色阴晴不定:“你最好别耍我。”

    “那实在是不好意思,我酒喝得有点多,可能眼花了也不一定。但六爷,我真的是好心。您想,这有摄像头,万一被警察撞个正着,不好解释。”

    “我去你妈的!”

    话说到这,再反应不过来韩东是来闹笑话的,就全都是傻子了。

    瘦猴新仇旧恨一起涌上,一脚朝韩东胸口踹来,其余的几个手下,也是不分先后准备动手。

    韩东闭了下眼睛缓解重影,膝盖不早不晚的抬起。

    开始有点慢吞吞的,就像是做了个抬脚动作。可待瘦猴腿部到近前,膝盖骤然加速。

    噗的沉闷响动。

    瘦猴抱着腿,连续退了至少六步摔跌在地,疼的直打滚。

    过于迅捷的动作,让其余手下压根无从反应。

    韩东片刻不停,大步走向乔六子。

    这一刻的他,早没了刚才笑眯眯的讨好模样。

    眼神如钉,步如尺量。

    乔六子大骇:“给我拦住他!!”

    他身体肥胖,却麻溜的紧,喊出声就要跑开。

    可,距离实在是太近了点。

    韩东探手抓住了他后衣领,乔六子原本前冲的动作,被这么一拉,身体打横被摔在了地上。

    砰!

    如同地震。

    五脏六腑打结,乔六子一句话也说不出,身体缩成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