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妈,还没休息啊!”

    念头涌动,韩东以不变应万变,扯出笑容打了个招呼。

    龚秋玲皱眉看向韩东,皮笑肉不笑。加上那双跟夏梦如出一辙,轻视而居高临下的眼神,杀伤力简直爆棚。

    “小东,怎么回来这么晚?”

    “去家里看了看我爸!”

    “真的?”

    韩东心想这难道还有假,他一整个下午确实都在自己父亲那儿。

    夏明明脆声接腔:“姐夫,你说谎眼睛都不带眨的,平时没少骗我姐吧。”

    韩东被这种阴阳怪气的气氛弄的如坐针毡,拼命回想着自己做了什么不恰当的事情,实在是没有头绪。

    龚秋玲“高知识家庭出身”的素质仍旧稳稳当当,不怒不躁:“我一个朋友看到你去了银河ktv,在包厢里跟几个女人玩的特别热闹……小东,你岳父处处夸你,现在看来,他眼光也不怎么样。”

    韩东被她莫名其妙的话弄的扯了扯嘴角。

    银河ktv。

    东阳市很有名气的一个销金窟,里面包厢公主的质量个个拔尖,最低的学历都是研究生。

    这家ktv对一些普通人来说可能没那么高的知名度,但对于夏家这种圈子来说,没一点秘密。

    就是货真价实的灰色场所,提供各种男人最喜欢的服务,有钱人的天堂。

    据说小包厢最低的消费都在六千八以上。

    韩东压根不懂她为何说这个:“妈,我没去银河ktv啊。并且您每个月就给我那么点生活费,进去买瓶酒都不够对吧……”

    龚秋玲不听解释:“你狡辩也没用,反而更让我看不起你。这样,你要感觉到我家委屈了你,我这人也不喜欢勉强,你跟小梦离婚算了。”

    离婚?

    就凭着莫须有的说他去银河ktv,便让他跟夏梦离婚。

    且不说他根本没沾银河的边,就算是去了,这种话是岳母能轻易说的么?

    夏梦,这肯定还是夏梦的意思。

    她要是没跟岳母提前打过招呼,龚秋玲不可能把离婚二字说的如此轻巧。

    目光转了过去,夏梦冷冷淡淡对视一眼,懒懒打了个哈欠。理也不理韩东,对龚秋玲说:“妈,我困了,明儿还要起早。”

    韩东心沉到了谷底,欺负人也不带这样的。

    说他去银河是假,逼他跟夏梦离婚才是真的。

    就算他再怎样解释,找证人证明他下午在父亲家里,龚秋玲也不会信,她反而会说自己跟父亲串通好的。

    傻乎乎站着,韩东一时沉寂下来。

    龚秋玲语重心长:“小东,我以前觉得你这孩子实在,没什么心眼,能吃苦。才会同意你跟小梦的婚事,毕竟找上门女婿,不可能门当户对,要求太高。可现在看来,是我错了。”

    韩东自嘲:“妈,您是看错了,我这人浮夸,耍小聪明,还特别不能吃苦。”

    龚秋玲不争辩:“离婚的话我们家也不亏你,你爸欠老夏的那六十万我就不要了。另外,我再给你二十万……”

    “妈,这种事我觉得还是我跟小梦说比较合适。”

    龚秋玲稍显不耐:“这个家我还是可以做主的,我的意思,也就是小梦的意思。”

    韩东看她言之灼灼,倍觉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