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当初老柳的事情真相大白之后,柳中堂临被抓之前,曾嘱托了我一件事。

    我甚至连警察都没说,老柳太可怜,这件事我不能出什么意外。

    其实我一直都记着,放在心上。

    可是这几天太多事情突如其来,令我一时间给忽略了。

    老柳被害死后,柳志卷走了他所有的钱财。

    之后柳中堂杀了柳志报仇,并未将这笔钱据为己有。

    老柳的尸体他放在了李二根家外的老槐树上。

    那笔钱却放的更高!也藏在了树梢头!

    柳中堂就托我把这笔钱,转交给一个女人,也告诉了我地址。

    并且他还说,那女人给老柳生了一个儿子。

    只是当初老柳误以为她给他带了绿帽子,孩子也不是他的!

    以至于这辈子老柳都没结婚。

    终日酗酒,暗自神伤,邋邋遢遢的度日,也没想过好好工作,就是凭着命硬,去赚死人钱。

    那女人一直想找老柳解释,老柳连听都不听!

    最后她就找到了柳中堂,让柳中堂和她儿子做了个亲子鉴定。

    叔侄之间也可以鉴定血缘,肯定不会如同父子一样,但也能确定,孩子是老柳的!

    柳中堂本身想去告诉老柳。

    结果老柳却被柳志所杀!

    老柳这辈子太憋屈,临到死,都以为被女人背叛,连个后都没有。

    可实际上,他有后!

    遗憾的是,即便到死,他都没见过儿子一面,也没和他女人冰释前嫌……

    老柳剩下那笔钱,就理应给他儿子和那个没名没分的老婆。

    刘文三和老柳关系那么好。

    他固然不知道柳中堂说什么,想来也能猜测和老柳有关,提醒我也就很正常了。

    我郑重的冲何采儿点点头:“采姨,你帮我谢谢文三叔提醒,等回村,我就把这件事儿给办了!”

    从江堤大坝离开,与何采儿分道扬镳。

    顾若琳陪着我打车去了医院,胳膊检查了一下,刚愈合的伤口,又有了骨裂的迹象,大夫不由分说的就要给我打石膏!

    我哭丧着脸,表示没必要,我小心点儿不用手就行。

    结果那大夫说给我打石膏之后,我也用不了手。

    他还是头一次见我这样的病人,胳膊撞断了刚治好,刚出院才一晚上又快断了!

    这我就没办法解释了。

    就算说了大夫也不会信!

    关键是顾若琳也在旁边连连点头,和大夫说我性子倔得很,打上石膏就稳妥安全。

    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只能够点头答应。

    当然,看顾若琳这一副认真的样子,我心里头那种喜悦就更多。

    不过却小心翼翼,又怕这是一场镜花水月。

    我自己都必须承认,我没什么自信力,即便是现在这样,我都很满足!

    更没胆子多说什么别的。

    从医院出来之后,不过早上十点多钟,顾若琳带着我去吃了一顿广式早茶。

    我还是头一次吃这么有仪式感的早饭。

    买单的时候,我就没让顾若琳掏钱了,她连车都被收了,身上估计也没多少存款。

    当然她也和我争抢了买单。

    我就笑着解释,说这些钱,可都是她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