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隐隐约约,牛头对着顾家的正宅。

    宅经我始终看的不够透彻,也不知道里面是否有什么说道,准备再好好钻研一下。

    以前顾家这正宅,肯定是用来看守看内阳山地下河的。

    那铁牛和闸门不会凭空出现。

    是有人想断内阳山的龙脉!

    宅经里都有这一篇的内容,不知道我爷爷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或许,从我奶奶身上能知道一些细节。

    我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了。

    毕竟我不联系她的话,估计她那个老人机就是个摆设。

    她也从来不会主动联系我!

    搞不好真得等我爸断阴,我们见面才能说上话。

    不多时,顾若琳就拦到了车。

    上车后,径直就去了阳江旁边的河鲜排档。

    至此,时间也不过两点出头。

    何采儿已经在店里头忙活,刘文三坐在外边的一张桌子上,滋滋的喝酒。

    见到我们,刘文三明显有点儿意外。

    “十六,我还以为你得晚上才带着顾小姐来,啧啧,你这胳膊,又折了?”

    我:“……”

    顾若琳缓和了一下话题被刘文三聊死的尴尬,轻声说了句:“刘先生,现在我已经不是顾家小姐了,你还是叫我若琳吧。”

    刘文三点点头,眼神中很满意。

    “行,若琳,你跟着我们去柳河村一段时间,也能和十六相互了解下,以后还得你劝着他点儿。”

    “他这性子不行,干我们这一行最好少赌,因为输了,命就没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

    刘文三这话语之中,是对我昨天晚上跳江的事情不满呢。

    我也没多做解释了,现在陈瞎子也没事,我也活着。

    就算过程惊险了一些,最后结果总算是好的。

    对于他说的话,我也认可。

    吃这碗饭,不是少赌,而是最好不要赌……

    只是有的事情,到了那份上,我也很难控制自己。

    换而言之,如果那时候是刘文三在江里挣扎,我也一定会跳下去!

    这会儿时间早,也就没有等到晚上再走的必要了。

    何采儿将河鲜排档的事情和下面的伙计厨师交代了一下,就拎着大包小包,走了出来。

    顾若琳没了车,何采儿也没有,就只能叫车。

    这会儿顾若琳又去帮何采儿提包,我也正想去,刘文三却拽住我胳膊,摇了摇头,说我没有眼力劲儿。

    “啊?文三叔,你啥意思?”我不解道。

    刘文三笑眯眯的看了一眼顾若琳:“你忍心让顾若琳天天跟你走来走去的?人顾家大小姐,啥时候出行能没一辆车?你那点儿钱,就真的死存着当老婆本?”

    “整好了,老婆不就有了么?”

    我一下子就不自在起来,不过刘文三这提醒的很对……

    再者说,如果我和刘文三要出行的话,有辆车就方便很多。

    以前是老柳能给刘文三开车了,现在他找了陈瞎子开阴上路,陈瞎子也不可能每次骑着个三轮车来接我们啊?

    顾若琳一直在我们身边的话,这样一来,就会方便不少。

    我心里头暗自决定,这件事情得尽快提上议程!

    大约两点半的时候,何采儿叫的车才来,等回到柳河村,竟然就快四点钟了。

    我们进村,又引起了一众村民的惊诧,以及热议!

    顾若琳和我,当然没有什么被议论的资格!

    大家讨论的都是刘文三和何采儿!

    距离阳江近,柳河村里头也有渔民。

    哪能不认识河鲜排档的少妇老板娘?!

    这都跟着刘文三回家了,那这一切就不言而喻啊!

    进村的过程中,顾若琳还小心翼翼的拉了拉我的衣服,示意我看了人群之中的一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