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茫茫大海上,一叶扁舟随波逐流,舟中一个慵懒少年斜依扁舟,长发散开,随风轻动。

    少年似睡非睡,手握法卷。

    也不知是在看还是没看。

    在他身边,一棵青藤像他的主人一样懒洋洋的爬在舟中,昏昏欲睡的耷拉着脑袋。

    少年脚下舟尾,坐着个长相十分英俊的男人,男人低着头,抱着一柄剑鞘。

    鞘中无剑。

    至于剑去哪里了?

    抬头!

    第一飞剑在他们头顶斩落着白云如雪。

    他最近迷上了这个,斩落云如雪。

    也多亏红云没来,不然看到这一幕,不知会多闹心。

    “金风可是秋风?”

    少年没头没尾的问了这么一句。

    坐在舟尾虚实不定的英俊男子微微抬头,然后点头,“是,但也不完全是。”

    “我们西方的风,天生肃杀,带金气。”

    少年轻轻点了一下头。

    东方的风则不同,天生带水,带着生机。

    他则是个意外,不带金,也不带水,没有肃杀之气,也不带生机,是淡而无味的清风。

    没有地域特征,在三道分立之后,这一点就更毋庸置疑了。

    “你们那改天换地的大神通,可以给我说说吗?”

    少年声音慵懒,语气极好,也是询问的口吻。

    第二却知道,他不能拒绝。

    更何况少年有此一问,他一点都不意外。

    恰恰相反,这一问比他想象中晚了九百年。

    第二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说起了他们的大神通。

    他先从自己的本命神通讲起,再讲到了道侣的本命神通,最后才是他们结合成的大神通。

    包括最开始的想法,初步尝试和完善的过程,第二都讲的很清楚。

    吴天听完,轻轻点了一下头,目光重新落在了他手上的法卷之上。

    他手里拿着的是湿婆的化身法门。

    这卷秘法到他手里已经很久了。

    之所以到现在才拿出来,不是因为忘了,而是因为有所顾忌。

    在保证不给第二人看的情况下,即便这卷斗战秘法再怎么惹他眼馋,他也不会轻易去尝试修炼。

    -----------------------

    今天状态极不好,写了删,删了写,最后还不行,但又不能不发,先这么发,明天写好,替换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