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魔罗福地,仿佛从天地抹去了一般,无迹无痕。

    清风回来了,却什么也没找到。

    风过无痕,他又走了。

    他并不知道世界深处一双眼睛曾睁开过。

    又闭上了。

    ……

    “龙力呀!”

    “你知道我们走在什么上么?”

    “盘古大神的左腿。”

    跟在吴天身后的龙力,不为所动,眼神依旧,他已经习惯了吴天的胡说八道。

    吴天也从不在意龙力的感受和想法。

    他想说话时,他就得听。

    谁让他打不过他呢。

    “知道盘古大神左脚在什么地方吗?”

    “东南四海之域。”

    盘古腿一伸,脚一蹬,就是四海之地。

    他们现在就走在盘古力之大道最强的一条腿上。

    龙力脚步微顿,眼神出现了一瞬的震动,不过很快又被执念仇恨淹没。

    吴天并不在乎龙力的反应。

    他只是需要一个说话的对象。

    是山,是水,是龙力,其实并无本质区别。

    不过从情感上说,龙力要好些,毕竟是个活的,这样不会显得他很奇怪。

    而且叫一声‘龙力’,很亲切。

    让人很有说话的欲望,和一直说下去的冲动。

    也会心情大好。

    “现在知道你龙族大道的起源和归处了吧?”

    “起源于盘古力道,归于力之大道。”

    “莫向外求……”

    吴天嘿嘿一笑。

    龙力不知吴天为何发笑,但吴天的声音却在他脑海中犹如石破天惊的惊雷阵阵。

    仿佛打开了什么,又透出了什么。

    “其实你我现在走在同一条道上。”

    这话就更奇怪了,他们当然走在同一条道上,这不是废话吗?

    “所以呀,你观我当如道,我观你也当如道,你我打架,即论道,论大小,我大,你小,论先后,我先你后,我为先天中的先天,你为后天中的后天,所以呀,你输得一点都不冤。”

    “恰恰相反,你能活着,你得感谢我的善良,龙力呀,你得学着感恩。”

    龙力从未听过如此厚颜无耻的话,尤其是最后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