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身边立着很多穿不同制服的人们,有看守所的管教,有法院的法警,以及检察院的干部。\\.QВ⑸。CǒM/我在众人的围观下,吃起早餐来。

    身上的械具已经被摘下,几个月来,头一回感觉到动作没有束缚,久违的轻松让我觉得心情不错,还有,这顿早餐也是超规格的丰盛。我跟检察院的邹检开玩笑说,这种标准,我当市委书记那会可没享受过,**啊。

    副检察长默然不语。

    你这个人有点意思,老邹。我一边吃东西,一边大声说,办我的案子好象让你挺痛苦的是吧?我发现你丫现在话越说越少了,怎么回事?

    心情真的很轻松,感觉到很久没有过的逸兴横飞,我逗面前这些人说话,可是大家都很沉默,没人接言。

    “他妈的,挨枪子的是我,你们干嘛要拉着个苦瓜脸?”我指着他们抱怨说,“是不是谁欠我的钱,没机会还啦,悲痛欲绝是吧?”

    他们依然不说话,默默地看着我,一直到我吃完早餐,邹检才从人堆中走出来,递上一张纸条,让我签个字给他带回去。

    本来以为是死刑判决书呢,一看不是,一封信。

    省委书记的女儿,周芷韵写给我的,很意外。

    长公主在信里的言辞很恳切,她在跟我告别。她说这个案子究竟什么情况,现在已经搞不清楚,但是我救了琬儿没有疑问,她代表全家感谢我;还说她的父亲已经苏醒,因为很心焦,恢复得不好,目前还躺在病床上,他认为案件存在疑点,可能有重大冤情,吁请中央重新审查,暂缓执行,但是领导人们集体批复:罪证确凿公愤极大,依照法律必须判杀,以谢天下以振民心;没有任何足以翻案改判的证明可以提供,老人家尽了力,但是没有办法,对不起;最后,长公主说不管怎么样,都希望能够得到我的原谅,否则她和琬儿永远无法安心。

    我笑,拿起笔来,写个已阅,然后签名,把信还给邹检。“告诉她,可以安心。”我说,“不怪她们。”

    “很多事情,我们也很疑惑。”沉默一会以后,邹检说,“但是对不起,沈书记。”

    我摆摆手,“跟你们也没关系。”我说,“不过以后,相信所有事情都会弄清楚,你们可能也得坐进来,不过那时候可不能怪我啊,跟我也没关系,不是我害了你们。”

    大家互相看看,表情都很寒。

    然后就差不多了。几个法警走上前,用绳子把我捆起来…五花大绑那种捆法。法警队长告诉我说,等会要搞公判,希望我能配合配合,一会儿就完事。我说没问题,给大家一个公示教育的机会嘛,可以理解,不过就不用扎裤腿了吧,你们还真怕我会当众尿了裤子,也不想想,我是那号孬种吗?队长说没办法这是规矩,还有喉头也得拉个绳子,也是规矩,希望也能理解。我说不就是怕喊反标嘛,我理解。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我不会费那劲的,配合大局,没问题。

    好一阵啰啰嗦嗦后才收拾停当,一帮人簇拥着我,走出监房。

    看上去,看守所的这个早晨有点忙,人声鼎沸,车笛长鸣,过道里风坪里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武警,他们的模样都很年轻,看见我们走过,一个个把脸绷得严肃认真,有的战士还显出紧张的表情来。

    我一笑,跟身旁的邹检说,如果不是被绑成这样,咱这派头,那还是市委书记啊,呵呵。

    好象规模弄得挺大,跟过节似的。坐在囚车里,看着前前后后的车队长龙,我跟攥我胳膊的两个法警聊天。他们告诉我,这次公判全国都在关注,好多台搞直播,老百姓们都看着呢,那是盛况空前啊。我说宣传需要我可以理解,但是老百姓们怎么想啊,枪毙人的热闹他们也赶不着,就听听判决,跟着起什么哄啊?

    两个法警边笑边上烟打火,放在嘴边给我抽。他们说我这个情况,民愤确实有点大,当官的搞搞**搞搞女人,垮台完蛋就算了,居然不甘心,还杀人,还搞恐怖,想着把手里群众炸死泄愤,你自己想想啊,可不可恨?可不可杀?满世界的说法,我是个**色棍跟超级变态跟杀人魔王的混合体,**堕落,心狠手辣,冷血无情…总而言之,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象我这种极品,实在太少见了,大家都觉得难以想象,都等着见我最后一面,希望长长见识呢。

    我哈哈大笑,说太夸张了吧,你们相信吗?法警说信不信他们说了不算,但是我以前那些行为,都是有公论的,他们也看过,他们也觉得,基本如此,差也差不了多少。

    我摇摇头,觉得无话可说。

    后来,押解车队进入长川一个露天体育场…这个场所以前任职时我来过,在这儿主持过一次运动会的开幕式。而现在,跟那回一样,这里依然热闹非凡,好几万人翘首以待,正等着我们大驾光临。列队成行的武警护卫下,车队徐徐进场,围着在看台跑道绕行一圈后,收获到无数疯狂的咒骂唾弃。

    气氛很热烈啊,我很欣慰。仰脸看着人们的叫骂,我淡然一笑,心想起码证明长川群众是有正义感的,对丑恶现象是仇视痛恨的,没有麻木不仁,那就很好。

    车队最后缓缓停下,我被押解下来,跟另外几个同样五花大绑的犯人一起,被推到主席台前,聆听正义的判决。

    一排四个人,我站在最后,前面三人也都是长川法院判定的死刑犯,有一个是抢劫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杀人犯…谋杀亲夫;还有一个是经营过十几年的毒贩子。有点好笑的是,后俩犯人的案情,我曾经听过汇报,还作过可杀之的批示,没想到现在居然跟他们站到了一块,还真他妈有点天道轮回命运无常之感。

    全场排山倒海一样的喊杀声里,那三个犯人都瘫了。跟我站一块的毒贩子在身边哭个不休,鼻子里闻到异味,估计他还真尿了裤子,弄得我挺烦。我转过脸去,大声呵斥他,我说你他妈贩毒害人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这一天?该死就死去!罪有应得,你死得不冤!哭什么哭?有这功夫好好琢磨一下,下辈子怎么做个好人吧!

    后边的法警咳嗽一声,拉拉我脖子后的绳子,提醒我不要乱说话,我这才转回脸来,继续听判。

    宣判者是长川中级人民法院的院长同志,长川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全体领导到齐,集体坐在主席台上,他们看着我,表情也很欣慰。

    是一个一个念的,判决完毕就拖走。死刑犯们陆续被拖上车,拉了出去,直奔刑场…只有我特殊点。

    最后,主席台前只剩我一个人,热烈气氛终于到达最高点。

    几万人的鼓躁啊,真叫一个山呼海啸。院长大人的声音从高音喇叭里传出,差不多淹没不见,只听到全场一片杀杀杀杀,气势磅礴,声威震天。

    我昂然直立,环顾全场。看着人们的痛恨唾弃,我在想,民心不可逆触,这是无法阻挡的力量,只不过有时候需要引导。蒙蔽不可能永远存在,总会有醒悟的时候。我看着台上得意洋洋的领导们,为他们感到忧虑,虽然看不到那一天,但是我想,总会有那一天的,事实上,他们坐在火山口,危险而不自知。

    听不清院长最后说了什么,总之全场沸腾起来,我知道时候到了。

    法警退后,几个武警上前,动作生硬地擒住我的胳膊,把我拉上刑车。

    这辆刑车,呃,档次很高,从来没有试过的…一辆草绿色的敞蓬东风,真的很高。

    车发动起来,我被武警们拥着,站在车厢里,刑车围着体育场的看台,在跑道上缓缓转圈…这叫示众,以前很多这种举措,拉着犯人满街乱逛,美其名曰宣传法制,震慑犯罪、杀鸡骇猴。不过现在高院已经明令禁止,指示说犯人也是人,游街这种侮辱性的举措不合法。但是长川的领导们,能找到变通的法子,他们最后还要给我侮辱一把,所以安排这个体育场,不算游街了,真他妈有创意。

    不过应该谢谢他们的创意…站在刑车上,我看见很多人,还有很多细节。非常奇怪的一个现象是,视觉这时候突然变得非常发达,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没作研究。我在看台上发现许多熟悉的人,发现许多熟悉的往事,这一刻,心更加安静透明。

    是的,因为突然感觉,这一生,经历过那么多,我不遗憾。

    那些女孩们,来送我了。琳子,还有方文莲,甚至陆小媛也来了…我知道,不管发生过什么,她们都永远不会相信,我是一个该杀的罪人。是的是这样,尽管面对茫茫命运面对最苍凉的结局,我们都无能为力,她们什么也做不了,但是能来送我最后一程,我很欣慰。

    女孩们痛哭流涕,泪水滂沱。她们在看台上拼命跟着刑车跑,跌跌撞撞,挤开身前那些惊诧鄙视的人群,甚至还想冲入场中,可惜守卫的武警不答应。她们被挡住跑道外,冲着刑车大声哭喊,她们在高喊冤枉,痛骂老天…可惜声音太小,在身后声势猛烈的喊杀大潮里,完全被淹没。

    除了我…我能听见。

    我向女孩们微笑,安慰她们不用难过。其实我知道,就算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我也有朋友,也有感动。那些已经消逝的红颜会在天国等我,她们看到我,会很高兴,这不是坏事。菲菲,朵朵,嗯,还有,蓝萱的灵魂,也会在那里…没有关系,在那边,故事还会继续。

    是的,既然这个世界没有英雄,那么就去另外一个空间找寻吧,结局依然令人期待,没有遗憾,非常圆满,真的。

    **

    “云里去,风里来,带着一身的尘埃;心也伤,情也冷,泪也干…悲也好,喜也好,命运有谁能知道,梦一场,是非恩怨随风飘。”

    这是一场盛大的集会,热闹空前。最后,车队快要到达出口时,场内大屏幕上居然放起来音乐来,真让人陶醉,也不知道是谁脑子进了水,不过那歌听起来还真让人感慨万千,我都有点唏嘘起来。

    “看过冷漠的眼神,爱过一生无缘的人,才知世间人情永远不必问!热血在心中沸腾,却把岁月刻下伤痕,回首天已黄昏,有谁在乎我。”

    一滴泪水悄悄滑落脸庞,我看见了自己的心。是的,说没有遗憾,应该还是有点勉强,我知道这一刻,我在思念谁。

    可是她没有来。一生无缘啊,我想。原来我们真的,没有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