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Qb五、CoМ后来几天,我吃改变,开始洗心革面,修身养性,安静地等待…—虽然我并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或者说在盼望什么。

    我接到了苏静威的一个电话。

    “不知道应不应该跟你说这个…—”苏静威犹豫再三,让我小小地鄙视了他一下,不说你打这电话来干嘛?不过他后边的话让我心情复杂起来。“我看见伊琳了。”他说。

    “伊琳?什么时候?”我有点着急,伊琳的事也一直是我一块心病。

    “两个月前。”苏静威说。“但是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

    我有点尴尬。两个月前正是我倒行逆施,胡作非为的高峰时期,可能苏静威知道情况,那么苏静美呢?

    没等我尴尬太久,苏静威的话又让我的心有点往下沉。“她在碧海,开着一家小店,好象境况不太好,挺艰难。”

    “具体位置?她的电话?”

    苏静威把伊琳的地址告诉了我,说他是在碧海办事时遇见的她,还说伊琳招呼他不要跟我说,怕我着急。

    我是着急了。挂上电话,我在单位借了辆车,就往碧海赶…—也不太远,200公里左右。

    碧海是汉江省唯一靠海的地方,县级市,风景宜人,旅游胜地。以前是个小渔村,这几年赶上好年头…—旅游黄金潮…—带动相关经济,发了大财,GDP都快赶上长川这地级市了。可是城市太新发展得太快,就少了底气,鄙薄了点,有点象暴发户,不懂什么规矩,有气没派。

    七月流火,却正是旅游旺季。我在这人称小香港的城市主干道上,看着满街大大小小的宾馆楼台,两眼也冒着火。前前后后都是车,堵得一团乱麻,我窝在车堆里,以15迈的高速时走时停,跟那些车一样,狂摁喇叭,乱轰油门,并且把头伸出窗外,拍打车门,指责那些不知死活乱穿马路的路人甲们。

    然后我被交警拦住了。

    “驾照,行驶证。”交警笑嘻嘻地,没敬礼。

    我把本本掏给他。

    “禁区鸣笛,抢道,双黄线超车。”他很高兴的样子,台词说得也不规范。“证扣了。”

    “什么啊?”我指着边上那些正在超车鸣笛乱抢道的车子,很不服气,“我跟他们走的。”

    “违章都得抓,现在就抓你。”交警点点我的车牌,看都不看一眼我手指的方向。

    “…”服了,我开始后悔没带辆警车来。

    我也认了,不就是扣分罚钱吗?不跟他一般见识。我捐弃前嫌,拿出伊琳的地址,向他打听具体位置。

    交警笑着走开了,不再理我。

    “~@!@%#^&%$#@%$!”我恨不得立马跳下车去给他一顿胖揍…—如果不是要找人怕耽搁的话。

    我愤愤地离开了,拿着那个地址到处跟人东问西问。苏静威给的地址也不是很详细,我在走了N远的冤枉路,花了大半个下午的时间后,终于回到了开始的违章现场。然后在干道旁的一条侧街上,我确信自己找到了那个位置。

    是有一家小店,关着门的,没见着伊琳,只看到卷闸门上贴着一张红纸…—旺铺出租。我下了车,跟左右的人打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