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批古玩不错,都有一定的收藏价值,除去这青红梅瓶,其他的我都要了,钱老板开个价吧。”

    姜枫满意地看着面前的三十余件藏品点头。

    都算是小精品级别的,售卖很是合适,至于太好或者太差的,放在古玩店里其实都很难卖出去。

    “姜大师为何独独不要这青红每瓶?这可是明代官窑出品,这些藏品中唯有它的收藏价值最高!”钱老板皱眉道。

    这青红梅瓶若能卖出,抵得上其余藏品总价值的三分之一,也是他最舍不得拿出来的。

    而姜枫居然不要?!

    “这青红梅瓶的确是难得的精品,代表了明朝瓷器的巅峰技艺,无论色泽还是品相都非常完美,堪称明朝最有收藏价值的瓷器之一。”苏老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以他的眼光来看,这东西卖个近千万没问题,拿去拍卖成交价可能还要高点。

    “我不否认它的技艺,但,假的就是假的,再完美它也毫无历史价值。”姜枫淡然摇头。

    古玩的价值是人文历史这四个字赋予的,现代造就出来的,只能叫观赏工艺品。

    “不可能!这可是我花大价钱入手,还请了两位鉴定大师先后鉴别过,结果一模一样,绝不可能是赝品!”钱老板有些失态吼道。

    最引以为傲的藏品居然是赝品,对任何藏家来说,都是无比沉痛的打击。

    “老钱你先别激动。”

    苏老安抚了一句好友,随即问姜枫,“姜大师,这也是斯蒂文赝品?”

    如果是,那他的确分辨不出来真假。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有几分他们的造假手法。”姜枫淡然道。

    “不是斯蒂文造的,而是另有其人,但那个人模仿了他们的造假手法?”苏老想了想问。

    “光是模仿其实很难,仅仅这样是没办法骗过你的,造出这件赝品的人,确实掌握了几分斯蒂文造假技术。”姜枫神色变得有些认真。

    “斯蒂文集团的技术非常高超,而且和科技设备配套,这才让斯蒂文在造假上独树一帜。

    而这件青红梅瓶,光有技术,没有配套设备加工的痕迹,所以在我看来漏洞百出,但即使这样,也足以骗过很多人。”

    姜枫心里有些担忧,难道斯蒂文造假技术泄露出去了?

    还是说,他们将这技术,以某种代价传给了一些造假势力?

    后者可能性不大,因为这样势必会分去斯蒂文占据的造假市场份额,相当于把一部分生意拱手相让,他们不会那么傻。

    总而言之,不管哪一个原因,对古玩界而言,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我不信!你倒是指出来哪里假!”钱老板冷着脸看向姜枫。

    要不是老苏对其十分推崇,称是古玩界鉴定第一人,他早就对姜枫不客气了。

    “也罢,明朝的青红梅瓶存世极少,通体碧青,红梅映衬,两种颜色的碰撞,让它看起来美轮美奂,这种搭配是极其罕见的,所以收藏价值极高。”

    姜枫拿起青红梅瓶,娓娓道来。

    “明朝的瓷器技艺虽然比唐宋元三朝要有更大的进步,但还比不上瓷器的巅峰时期清朝,所以仍有几分瑕疵。

    例如胎体,薄厚并不太均匀,细摸之下稍有些许的凹凸感,不太明显,而这青红梅瓶,胎体厚度却过于均匀。”

    苏老伸手仔细一摸,很快脸色微变,的确如姜枫所言无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