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虽然郑勇对二傻很是失望,可是,他仍然是自己最信任的人,所以,还得继续用他。

    郑勇揉了揉眉头道:“郑二傻撤销招兵办主任,不再担任训练营中高级职称,但是仍然负责招兵办工作,你们三个人如果不能完成任务,将会被开除出训练营,继续去当乞丐流浪汉,明白不?”

    郑二傻感激涕零道:“少爷放心,二傻这次一定会完成任务,如果再完不成,我直接去树林里上吊去。”

    郑勇看了他一眼道:“你们招兵办撤离郑家,去南山脚下办公,记住了,一个月内我要五十个合格的新兵,我不管你去哪里,走多远,我只要合格的新兵,记住了,合格的新兵!”

    说完了,他转身就走,小虎看向郑二傻吐了吐舌头,也忙跟了上去,而那个补充派来能知的队员也连忙跟着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把脸上的纸条给揪了去。

    郑二傻他们三个也开始收拾自己的铺盖,他们将要搬到南山脚下的新训练营去,这一下好了,终于逃离了这地下大牢,也逃离了老管家的掌控,他郑二傻又可以鸟入天空,鱼入大河了。

    郑勇一路向外走,老管家紧紧跟随着,他突然停下来转身对老管家道:“从现在开始,你只要给南山那边送粮食就可以了,钱的事情你不用管了,这样你可以把家里的事情管理好了吧?”

    老管家一听大喜道:“这个老爷您放心,到年底查账如果出了差错,我老郑愿意提头来见。”

    郑勇笑道:“好,这可是你说的,我们年底见。”

    老管家信心满满道:“老爷您到时候就擎好吧。”

    郑勇也不停留直接就出了郑家大门,他现在对郑家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他的心已经全在南山脚和山里,那里才是他的心头肉。

    一列纵队又一次穿过郑家村,来到一座大门前,这里也是郑家村的一个大户,现任族长就在里面。

    郑勇让人上前通报,就说郑家大房家主前来拜访。

    郑家族长是一个七十多古稀之年的老头,眼睛上戴着一副眼镜,这让郑勇有些吃惊,难道玻璃都这样普及了吗?他还准备制造玻璃赚大钱呢,如果现在的玻璃如此普及的话,自己的计划怕是要落空了。

    郑勇给郑家族长见过晚辈礼之后,看到那族长总是斜视站在门口的训练队员,便再拱手道:“小侄要让族叔担忧了。”

    那族长回过头来用仅剩几颗牙的露风嘴道:“无妨无妨,贤侄人小才高我早有所闻,而今日竟然有了武装,这个……这个……啊,呵呵……我们郑家在这里已经有三百多年了,能繁衍这些人甚为不易,贤侄啊,你这个……这个……”

    郑勇再拱手道:“族大伯可知今天下之两大害否?”

    那族长道:“就听贤侄说一说吧。”

    郑勇道:“陕西的流贼想来族大伯是知道的吧?”

    族长点头道:“听说了,他们已经闹到河南湖广了,这两个地方的百姓遭罪了。”

    郑勇赞同道:“正如族大伯所说,我听闻河南已经易子相食了,真是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啊。”

    族长叹了口气道:“唉,造孽啊。”

    郑勇接着道:“族大伯也是知道,咱们祖居之地也在河南,当初也是为了避元时之乱而来此的,只是,此地虽然此时还算太平,可是,毕竟山东与河南可是比邻而居啊。族大伯,你觉得,如果这些流贼把河南给祸祸完了,没有什么油水可捞了,他们会不会继续东进,来我们这里?”

    族长眼睛一瞪道:“朝廷现在不是在对流贼朝廷围剿吗?”

    郑勇摇头道:“族大伯啊,你觉得那些卫所兵能剿得了匪吗?如果流贼真的要来,他们又挡得住吗?我可是打听到了,河南大族,他们都是结寨自保,才有所存留者。族大伯啊,如果流贼来了,还要依靠我们自己啊。再说了,我还听说,左良玉之兵更甚于流贼,到处烧杀掳掠,奸yín5妇女,真是丧尽天良啊。”筆趣庫

    族长再叹气道:“这个我也听说了,只是,这左良玉大兵数万,就是朝廷也节制不了啊。”

    郑勇道:“所以啊,我们只能自保啊。族大伯也是知道我的病的,是我父亲在梦中给了我一个奇方才让我得以康复,可是,在与这群同龄人的相处中,我忽然觉得,如果把他们训练出来,又何尝不是可以保护我郑家的一支最可靠的力量呢?就是这个原因,我便弄了几个铁匠,打造了几杆长枪盾刀,在那南山下结了一个营寨,以备万一流贼来了,也好能逃过一劫,保得一命。”

    族长听了点头道:“未雨绸缪,也算是有备无患,贤侄果然大才啊。”

    郑勇苦笑一声道:“这流贼也仅仅是二害之一罢了,却还有一害,更甚于这流贼十倍啊。”

    族长皱了下眉道:“还有什么比这流贼更害百姓的吗?”

    郑勇道:“族大伯就没有听说过北方的鞑子兵围京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