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济尔哈朗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之后,立即有汉将军迈出拱手道:“属下一切都遵从亲王的军令,但有所命,无敢不从。”

    于是,又有一些人出来表忠心,同时也是表态度,这些人基本都是支持投降的。

    而这时一个满人大步出来大声道:“亲王,我们还有一百万人呢,我们还可以打啊,这……如果降了,不是坠了我们大清的威名了吗?”

    然而,这时又有一满人出来道:“什么大清?北京的朝廷都投降了,我关心的是我们的生命安全能否得到保障,还有,我们不要做奴隶,我们要受到基本的尊重,我们要求至少要有汉军一个待遇。”

    他这一说立即就有好几个出来支持附和,其实,朝廷都投降了,他们也就不在乎投不投降了,关键是投降之后的待遇问题,如果是和他们对待汉人一样,那他们就绝对不会投降,宁可战死。

    众人又看向济尔哈朗,济尔哈朗取出了一封信道:“忠勇公给我来了亲笔信,他向我保证,对于所有降将降军的生命以及财产,都会有所保证,当然这些财产必须是正当得来的,抢夺的不在此列,同时他也保证会继续重用我们,我们可能还是要当兵去打仗的。”

    说着就让他把信传了下来,所有的人都围上来看,看完了之后有人道:“这……我们还打仗,打谁去啊?”

    有人笑道:“打吴三桂啊,哈哈……”

    又有人道:“吴三桂傻吗?他不会投降?”

    那人道:“那我们去打谁啊,感觉没有人可打了啊?”

    这时却有人道:“我可是听说了,这个……那个……啊,就是公爷有意向海外派兵,去打那些红毛番弗朗机人什么的。”

    有人道:“我听说咱们老家的北边也出现了的什么哈什么客人,他们正在攻击咱们的女真人野人。”

    众人于是议论了起来。

    济尔哈朗听着,感觉他们说得有些道理,他也听说这位忠勇公有意出名海外,而且,他也知道了海外还有很多的土地,想到这里济尔哈朗反而放下心来。

    自古上位者,都是兔死而狗烹,只要这位公爷还有狡兔需要捕杀,他们这些猎狗就总会有用武之地,如此他们的人身安全甚至是地位才会有所保证,不然,他也是心里面没有底的。

    讨论了一天,并没有人再反对,因为反对已经没有意思了,大多数人都要投降,如果你不同意就立即会成为他们的敌人,下场会是什么样,谁不清楚。

    也有一些满人希望能回关外去,他们想去关外山里打猎去,反正以前他们祖祖辈辈都是这么生活的。

    可是,绝大多数人却并不愿意再去打猎过那种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了,不仅仅是生活艰苦,而且也还有生命危险,特别是如果你受了伤得了病连他郎中都没有,这和关内相比差距之大,可不是一点半点。

    济尔哈朗同意了这些人的想法,他说他会向忠勇公提出来,想来公爷也不会反对的。

    于是,原本想象中的一场大战消声灭迹了,江宁的百姓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紧张的气氛没有了,城门又开了,而最明显的就是代表大清的龙旗没有了。

    特别是那些满人,变得客气了不少,不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骂,再不就是打甚至是杀人了。

    有消息灵通者传出了消息,说是济尔哈朗已经向忠勇公投降了,江宁……不,是南京又回到汉人手里了,

    这消息立即在南京传开了,所有的人都激动了起来,因为,他们这里已经开始施行剃发异服了,为此还死了一个些,抓了一些人呢,有一些人还在暗地里准备闹事呢,现在好了,满清都投降了,汉人穿汉服又成了自己的权力。

    南京城里一片喜气洋洋的时候,郑勇的大军也已经到了南京城下,济尔哈朗捧着印信典册,一众人跪在城门一侧,这场面他们不久之前也经历过,只是那时是弘光朝的明臣们,而现在是清臣们,这滋味真的不好受啊。

    而这时,一队队忠勇军行了来,队列整齐到了让人不敢相信,一队队进入,接管了所有的城防,二个时辰之后,郑勇才率领一众人骑兵走来,到了距离三十米处,他率先下了马一路走来,来到济尔哈朗的身边,接过了他手中捧着的信印等物,然后把他扶了起来笑道:“老狐狸啊,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吧?能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

    济尔哈朗跪了两个时辰,此时腿脚都麻了,表情非常的难受,心里也不好受,但还是挤出一丝笑容出来道:“公爷,您说得是,我们算是老相识,老相识了。”

    郑勇给他拍了拍膝盖上的土道:“你儿子的事情我知道了,这个也没有办法,当时那些汉军太过激动了,他们为了交头名状……老济啊,你也要想开一点,战争总是要死人的。”

    济尔哈朗滞了一下才道:“各人有各人的命啊,唉。”

    郑勇与济尔哈朗来到众人面前,他笑道:“都起身吧,跪了这么长的时间,足见你们的诚意了,从今以后我们就再是敌人,而是一家人,哈哈……”

    所有的人都大声道:“谢公爷。”

    一群满人汉臣都纷起了身,这时徐世子携夫人神清气爽的走了过来,见到了郑勇高兴道:“妹婿,哈哈……见到你真的太高兴了。”

    郑勇也笑道:“郑勇见过大舅哥与嫂嫂。”

    徐世子笑道:“这到了南京就算是到了家了,快来家里,我早已经给你预备好了酒菜,妹婿啊,一路辛苦了吧。”

    郑勇一拱手道:“大舅哥,嫂嫂,咱们是亲戚,算是私事,而现在我呢是在是代表公家,好意思,处理完了公事,我登门去给大舅哥嫂嫂谢罪。”

    虽然郑勇说得很客气,不过,他语气却是很硬,徐世子一滞笑道:“好好好,咱们先公后私,先公后私,那我回去恭候了。”

    郑勇送走了徐世子夫妇,才与济尔哈朗笑道:“这人啊,总免不了亲情故旧,咱们走,早一点把事情处理完了,也好都安了心,以后还有好多事情等着咱们去做呢。”

    济尔哈朗很是感动,虽然这郑勇年纪轻轻,但是却非常的豁达,看着根本就不像是这样年龄才有的气度,唉,他叹了一口气心道:“这样的人,才是天选之子吧。”

    授降的事情也是很麻烦的,处理了整整一天,才把事情大概的给处理完了,剩下的很多事情让郑六傻全权负责,他就不管了。

    这一天累得不清,郑勇回到了自己在南京的旧地那里小园之中,那里现在仍然没有什么变化,而这里还是小秋香在看着,还有一些工作人员,只是大多数已经转移到城外或者去了上海县工商业基地。

    这小秋香现在也出落成了一个大姑娘,已经到了及笄之年,再见到郑勇激动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哭道:“我以为公子不要我了呢。”

    郑勇拍着她的肩笑道:“那怎么可能呢,我这不回来了吗?”

    小秋香这才笑了起来,郑勇在她的服侍下脱了军服,换了一身宽松的衣服,这才坐了下来,打量一下四处,和自己在时并没有什么改变,于是笑道:“小秋香啊,这么久没有见你,歌儿唱得怎么样了,来来来,给公子唱一支。”

    小秋香一听立即来了精神,转身取来了六弦琴调了一下音,拔了几下道:“公子想听什么?”

    郑勇打了个哈欠道:“你随便唱,我就随便听。”

    小秋香立即拨响了琴弦,便唱了起来,还别说,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在学唱,果然已经专业化了,唱的非常好,郑勇听着有时感觉仿佛是在听原唱,唉,那后世,再也回不去了,当然,现在让他回他也不会回了,这里已经是他真正的家乡了,这里有他要做的事情,回去之后自己不过是一个底层之人,而在这里自己却是顶层的存在,只要自己努力,就能改变这个世界,让这个世界向着自己心中理想的那样个样子改变。

    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

    自从自山东出兵以来,一直到现在,他就没有好好休息过,虽然他也没有做什么,不过,心却总是提着的,他也想上前线去活动一下手脚,但那就是奢望,不要说别的了,就是自己的卫兵也绕不过去,就是被看得死死的。

    唉,自己现在也成了个千金之子了,还要坐不垂堂,一丁点的预想中的危险都要被排除掉才行,自己这哪里是温室中的花朵啊,根本就是保温箱中的早产婴儿啊。

    虽然不自由他也是预见过的,可是真正的降临时,还是非常的不适应,自己想象中的那种亲率众人,战天斗地,冲锋陷镇,和战友们相互以命相互,在战场上浴血战斗,这一切也只能在梦中才会出现了。

    想起那些网络小说里的天食天地者,一个个都成了一代帝王了,却还是可以和一个小白一样的到处闲逛事必亲为,他就忍不住的想吐槽,你们是真的很瞎想啊,这进入到权力顶层的感觉就是被一层又一层,一重双一重,一遍又一遍的包裹起来了,比粽子更粽子,比木乃伊更木乃伊啊,这……如果要是自己喊出不自由勿宁死的时候,会不会首先被一群女人的手臂给缠起来啊。

    这种感觉真的太不好了,就在今天,就有一群人要给自己送女人,包括济尔哈朗都想做自己的爷爷,卧槽啊,如果不是自己坚决的封住了门,现在这小园里,应该可以用美女堆满了,连一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这就是现实,没有女人时,做梦都想,有了女人后又在想别的女人是个什么滋味,这有了别的女人了,又想是不是可以三妻四妾什么的,这有了三妻四妾又想着把天下所有的好女人都扒拉到自己的碗里来,嘴里来,好吧,就是不吃只要在自己的锅里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