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虽然并没有把孙秀才纳入到自己的体系中来,不过,合作却已经开始了,郑勇不怕他能跑出自己的掌控,所以,心情很不错。

    孙秀才拿了红包又谈妥了合作事宜,也算是有一笔很稳定的收入,所以他的心情也很好,立即就表演般的忙着给小君诊治,诊断的结果就是并无大碍,只不过是刚刚摔倒时小有挫伤而已,他从药箱中取出了据说是什么祖传的跌打损伤药水来给小君涂上,过了一阵子小君居然神奇的能下地了,虽然还是略有影响,不过,这药也确实是很有效果。

    郑勇自然不好意思询问他的药方和制药方法,不过,从那一股浓烈的药味中,他却闻出了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对,就是后世的是那种红花油的气味,或者,还带有云南白药的一点些许。

    难怪这药很有疗效,这种药水之中可能有这两种药的一些成分在其中吧,郑勇看到了此药在军中的应用性,但是,他现在并不着急,对于医药,特别是中医药,他知道的真的很有限,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于中医药的重视,不管什么年头,只要有用就是好药。所以,孙秀才这种药水,他就已经在自己的心里定下了,以后肯定要大批量的制作,训练营那么多在训练,而且训练的强度明年一年内都不会小,一些意外的受伤在所难免,所以,提前准备一种合适的药,那是再好不过了。

    但是,也有一个难题,那就是他现在资金上很困难,由于基地与训练营都占用了大量的资金投入,而这两种的投入产出比,现在都很惨淡,山上是有东西不能卖或者不敢不卖,而训练营纯粹就是只入不出,像一只饕餮。

    唉,自己的资金链有断裂的危险啊,送走了孙秀才,郑勇就在老管家的安排下进入了给老郑家祭祖程序,反正他是什么也不懂,就当提线木偶了,让怎么着就怎么着。他机械的应付着,不过,当看到三个被打扮的焕然一新的三个女人上了场,他立即就又活了过来。

    哈哈……果然是人靠衣服马靠鞍啊,这换了一身衣服,又化了妆,三个女人都呈现出一种美丽的陌生感,从一个女兵变成了大家族的千金小姐,简直就跟小毛毛虫一朝蜕变成了花蝴蝶一般,你完全无法把她们的之前和现在相提并论。

    当然,最显眼的还是小仙女,现在的小仙女仙气更加的浓郁了,在三个女人之中,她太显出尘了,不仅仅是郑勇看直了眼,而是整个郑家都看直了眼,这绝世佳人,真不是乱叫的,经过这样小小的一个装扮,她直接就起飞了,而且还是火箭的速度。

    当然,小仙女吸引眼球的也不仅仅只是颜值,她的淑女素养竟然也很是了得,那气势那范儿,一看就是出自大家族的教养。郑勇真的开始怀疑她的家庭背景了,这不会是那个富家,不,应该是官宦家的千金大小姐吧,或者,就是有品阶的什么县主啊,群主啊,也是有可能的。

    在祭祖的仪式上,小仙女算是出尽了风头,连郑勇就有一种配角的强烈感觉,这特么的,这小妮子怎么就有这么大的气场呢。

    祭祀仪式走完了,三个女人都被领回了后院,郑勇就有些恋恋不舍,但还是被老管家拉着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道:“老爷老爷,要晚了,要晚了再不快点就赶不上趟了。”

    郑勇被老管家拖出了郑家大门,他才总算是消了那份心,只得跟着老管家向前走。走着走着,突然老管家低声道:“老爷啊,那个三夫人,她的身世,你了解吗?”

    这一下可把郑勇给问住了,如果在祭祖之前问他,他敢拍着胸脯说了解,而且,太了解了,现在他发现自己虚了,而二虎起来了,唉,都是被这小妮子的气场给震撼的。

    郑勇看了老管家一眼道:“老管家可有什么发现吗?”

    老管家道:“我觉得她应该是一位官宦家的大小姐,老爷啊,请相信我的眼光,这个是装不出来的,那气质那表情,那对于祭祖仪式的把控,唉,老爷啊,我有个小小的建议,不知道老爷听不听。”

    郑勇已经被老管家的话带到了对小仙女的身世猜测中去了,听了老管家的话道:“说说看。”

    老管家道:“老爷啊,看三夫人的样子,还是一个闺女,你要果断下手啊。只要得了她的身子,让她真正的成了咱们郑家的人,以后,说不定就会有一场大机缘呢,老爷啊,莫要错过啊。”

    这老东西,居然让自己做这么没有品位的事情,哼,真是太掉自己的价了。

    郑勇斜了他一眼道:“老管家此话是何意啊?”

    老管家道:“老爷啊,或许她是被人偷出来又自己逃跑的,或许她是自己走散的,反正莫管什么原因了,只要老家把她拿下了,她必定也就死了重新回去做大小姐的心,而把自己的身世真情告诉您,老爷啊,那时我们岂不是攀上了一个贵亲戚吗?有了这么一层关系,老爷就是就此走上仕途成为文官中的一员,也并非不可能啊,这可比那武官的官身强千倍万倍呢。”

    真是人老成精啊,这一下子就算出这么远,可是,自己已经跟小仙女有了约定了,要帮她报仇,之后到了十八岁,才可以圆房,唉,自己这不是自己给自己㧢了根绳子,自缚了手脚了吗?自己现在可是领导啊,个人的威信是不可以有所损伤的,所以,这约定就很难破除,除非这小妮子自己死活都要往自己的被窝里穿,不过,这样的画面应该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才是。

    看到郑勇脸上表情闪烁不断,态度很是犹豫,老管家有些着急道:“老爷,你是不是怕她不从啊,这个好办,回去我找孙秀才要点春药,在酒水中悄悄给她下上,到时再创造一个你们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唉,老爷啊,那是干柴自己就烧起烈火来了,您只须顺水推舟,顺手牵羊就可以了。只要事成,就算她有所标察觉,可也是生米做成了熟饭,失了贞操,她也只好认命了。”

    这条老狗,真的,道德太败坏了!居然能想到这么多,想来这样的坏事他一定没有少干,否则怎么会如此的熟悉又熟练。哼,难道你就没有闺女吗?如果小君让人这样给算计了,你会是怎么样的心情?呸!老狗!不,是一头老狼!老……老……阴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