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禹天辰?入学名册上没有这个名字,你真的通过了入学测试了?”

    桌后之人终于抬起头瞧了一眼禹天辰,眼中流露出一丝警惕与玩味。

    此人大约六旬年纪,留着半黑半白的胡须,面容略显苍老,眼神惺忪似没睡醒一般,仿佛一位没有任何修为的平凡老人。

    但不管对方是否是武修者,背靠海云学院这株参天大树,即便再平凡,也会变得不平凡。

    “前辈,我并未参与入学测试,不过我有一份推荐书,烦请过目。”

    禹天辰抱拳行礼回答,随后伸手入怀,指尖偃灵戒微闪,云幽夜给他的推荐书便出现在掌心。

    “哦,原来是走后门的小子。”

    老者看过禹天辰手中的推荐书后,眼神也由玩味变得略带鄙夷,说话也毫不客气。

    “学费二十个金元,进去往左,领取黄色院袍。”

    说完,老者不再看禹天辰,再次沉没在书海之中。

    “二十个金元?这么贵?”

    禹天辰眉间一挑,他总共就从萧城主的偃灵戒内拿了一百金元以及一些细碎银元铜元,这学费一次就耗费了自己两成,已经超出自己意料之外了。

    还有黄色院袍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海云学院所有的学员一律平等吗?这院袍还有颜色之分?

    “怎么?有疑问?”

    见禹天辰半晌不动,老者停下手中事务抬起头看着禹天辰,眼中略含冷意,他或许认为这小子不服想要捣乱。

    学子捣乱的事情已经很久没有发生了,自从他来此当值,处理了几起学子捣乱事件传开之后,便鲜少有人再捣乱,他的手段,让人不寒而栗。

    禹天辰自然不是会主动捣乱之人,他再次朝老者行了一礼,问出了心中疑问。

    “前辈,据我所知海云学院所有学子皆无身份高低之分,为何还会以院袍区分,此何解?”

    见这小子并没有捣乱的意思,老者有些失望,随后不耐烦的解释着。

    “海云学院院袍分为四色,黄赤蓝紫,黄色院袍代表的都是走后门进入学院的,被学院称为耻辱袍,毕竟只要自己有天赋,何须走后门,入学后身份为外院学子。”

    “赤色院袍则是咱们学院的三等院袍,皆是通过考核进入学院,只不过天赋只在中等,入学后同样在外院学习,为外院学子。”

    “蓝色代表上等天赋,入院后为内院学子,而紫色,则代表极品天赋,入院之后为核心学子。”

    “所有人入学后都可以凭借挑战更换院袍颜色,而院袍的颜色,除了彰显身份外,在学院中也有着不同的权利。”

    禹天辰仔细听完,瞬间觉得自己手中的推荐书不香了,在这学院内,若穿黄色院袍,别说他人,即便自己也会觉得低人一等吧,而且,二十金元也确实太贵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