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在去武陵城的路上,禹天辰终于不用再徒步前行,而是坐上了萧城主的马车,这让禹天辰受宠若惊。

    同时,禹天辰也换上了萧城主为他准备的华丽长袍,身上的伤口也因为用过药快速愈合,华丽长袍衬托着禹天辰俊朗的容貌,使其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

    只是禹天辰不解,为何萧城主会对从未见过的他此般的好。

    “像,真的很像,只可惜~”

    萧城主盯着禹天辰看了良久,随后感叹一声,眼中满是怀念之色。

    “虽然容貌不同,但无论身形或者气质都一般无二,你说是吧,黑风。”χιè

    坐在角落的黑风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禹天辰,微微点头。

    看着禹天辰满是疑惑的双眼,萧城主涩然一笑:

    “我知道你此时定然很疑惑,我为何会这样对你。”

    禹天辰抬起头看着萧城主点点头,他在等待接下来的答案。

    “我是武陵城城主,这个你已经知晓,吾名萧乘风,往后你可唤我萧叔叔,亦或是乘风叔叔。”

    介绍完自己后,萧城主眼眸低垂,手指摩搓着那枚珍贵的偃戒,神情有些哀伤。

    “我有一儿一女,儿子名为萧卓然,为武陵城护城军团副团长,非我自擂,卓然容貌英俊身材魁梧挺拔,在大苍国,也是位赫赫有名的少年将军。”

    谈起自己的儿子,萧城主嘴角微微泛起,似乎颇为自豪。

    “卓然不仅修炼天赋不弱,战功更是累积如山,他是我的骄傲啊,只可惜~可恨~,卓然一生光明磊落,却中奸人阴谋而陨落,此仇不报,吾萧乘风枉为人父,如何对得起他九泉之下的母亲。”

    说到最后,萧城主双目通红,身体微微颤抖,似乎想要极力克制自己悲愤的情绪。

    禹天辰有些感同身受,虽然他未到极冠之年,但丧子之痛如摘胆挖心,也是人一生中最难承受的悲剧之一。

    但禹天辰依旧不清楚这与他有何关系,难道就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和那已故的萧卓然神韵有些相似?

    这世间这么多人,与萧卓然相仿之人定然也不止他一人,为何唯独对他如此?

    “你的气质与吾儿卓然有些相似,看到你第一眼,我便仿佛看到了卓然的影子,当然这并不足以让我将你带走,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万象锁。”

    似乎明白禹天辰此时在想什么,萧城主继续解释道。

    “卓然除了一身斐然功绩外,平生最大爱好,便是研究机关傀儡之术,也是因为在我年轻之时游历天下,偶然得到一本名为傀书的古籍,但我无缘窥得此书,无论如何研究也不得半分要领,这才放在府中搁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