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灵魂契约?”

    禹天辰愣住了,深深的看着苍狼皇,片刻之后盯着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小狼崽,久久不言。

    大陆上有一种神秘力量名为契约,不同于任何一种修炼的能量,这种能量似乎存于天地之间,如规则一般的存在,只要种下契约,便只能按照契约规则行事,若有违背,便会受到那无形的规则力量反噬,轻则重伤,重则亡命,除非双方自愿解除契约,但有一种契约不能解除,那便是灵魂契约。

    契约分为三种,主仆契约、平等契约与灵魂契约。

    主仆契约一旦签订,一主一仆,为仆者必须绝对服从主人的命令,若有违背,可按主人意愿进行惩罚,解除方法有两种,一种为双方达成协议共同解除,而另一种则是为仆者比主人强大太多,大到可以凭借一指碾死主人的那种程度,即便靠后者强行解除也会受到契约处罚,导致轻伤或者修为倒退。

    平等契约便是双方身份平等,什么关系都无所谓,但只要一方受重伤,另一方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能感应,而若一方死亡,另一方也会在同时陨落,不管逃到天涯海角,都会受到契约力量的制约,除非两人达成共同协议解除契约。

    最后便是灵魂契约,一旦种下灵魂契约,双方便可形成一道心灵沟通的桥梁,不管在何时何方何地,都能够通过心灵桥梁进行沟通,若双方分处两地,其中一方遇到不可抗力的危险,即便被杀死,但也不会真正死亡,灵魂力量会有一部分残留在另一方魂海内,等另一方成长到足够强大之时,便可利用通天手段将其复活,当然,若两者皆被杀死,便真的死了。

    灵魂契约一人一生只能缔结一次,且无任何办法解除契约,缔结契约的两人将成为一辈子的羁绊,无论生老病死,不管喜怒哀乐都能直接感受到,是比亲人还亲的亲密关系。

    禹天辰犹豫了,其一,他不知道苍狼皇到底是何想法,万一有不轨之心,对他来说可不是好事,其二,一个人一生中只能缔结一次灵魂契约,且无论如何都无法解除,他对这不知名小狼崽一不知根,二不知底,万一小狼崽无法成长到与他同步的程度,对他来说不只是损失,还会耗费大量精力来照顾它。

    况且此刻眼前的苍狼皇的确只剩二阶实力,若几人齐心协力想要顺利完成任务应该不难。

    看到禹天辰沉思,苍狼皇也不打扰,他也知道灵魂契约的特性,也知道对任何人而言,缔结灵魂契约都是无比慎重的考虑,它现在除了相信禹天辰外没有别的办法。

    如时间静止,四人两兽都没有任何动静,沈芊芊、修文和铁牛三人满脸担忧地看着禹天辰,而苍狼皇的眼中则充满期冀与渴求,禹天辰则盯着小狼崽沉默。

    “好,我答应你!”

    最终禹天辰选择了答应,并非头脑发热一时冲动,而是深思熟虑仔细考量,再有便是,他相信自己魂灵丝的选择,若没有魂灵丝的反应,恐怕现在四人一兽已经打起来了吧。

    “噗通……”

    得到禹天辰确切的答案,苍狼皇那庞大的身体竟然瞬间瘫软下来,随后用腥红的舌头不断地舔着小狼崽毛发,眼中充满了不舍,似乎正在与小狼崽告别一般,泛红的眼眶噙满了泪水。

    “……”

    禹天辰默然不语,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面对如此温情的一幕,他不忍打断。

    同时,他心中也感慨万千,若是自己的母亲在身边的话,会不会也如此为自己整理衣裳呢?

    “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