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新娘到!”

    随着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在场众人纷纷安静下来,看着大厅门口方向。

    一袭红裙出现在门口,被两位姿色颇为不错的侍女所搀扶着缓缓地走进大厅,珠帘遮面,凤冠齐眉,身段婀娜,莲步轻移,仅是短短几步便让人叹为观止,实在人间绝美。

    但也有不少人眼中充满了愤恨与惋惜,他们之前都与禹天南有不俗交情,也是看着禹玲珑长大的,如今禹天南身陨,禹家易主,就连禹天南唯一的女儿也要为别人披上嫁衣,实在是老天无眼。

    虽然愤怒,但却敢怒不敢言,如今整个漠北镇吕沧海一人独大,仅凭灵血境后期的修为便可在漠北镇只手遮天,更何况他身边忽然多了些陌生的厉害爪牙,修为无一不在灵血境之上,这使得他的势力固若金汤,别说漠北镇,就算东隅郡之下所有的镇联合起来,恐怕也不一定对付得了吕沧海几人。

    看到禹玲珑身穿红霞走进大厅,吕泽便忍不住想要走上去,却被吕沧海一声咳嗽吓了回来。

    吕沧海笑吟吟看着禹玲珑,眼神中闪过一丝垂涎之意,瞥了一眼自己那急不可耐的儿子,脸上笑容更甚。

    “玲珑啊,如今咱们吕家实力比之以往更是强盛,入我吕家,不委屈,为表诚意,我有一份礼物要赠与你。”

    吕沧海说完挥挥手,下方仆人应声退出大厅,不一会儿便传来一道道嘎吱声由远及近,当出现在门口之时,所有人不禁瞪大了眼睛,大气也不敢出。

    “吕沧海,你背信弃义忘恩负义,为夺禹家不择手段,大哥真是瞎了眼才让你入了禹家,你不得好死,你不得……”

    嘶哑的声音还没说完便被截断,仆从蛮横地将裹满倒刺的布条塞入林凌口中,鲜血从林凌口中溢出顺着下颚滴淌而下,残忍至极。

    看着林凌凄惨的模样,禹玲珑浑身颤抖,骤然转身朝着林凌奔去,眼泪如泉涌夺眶而出,却被几名仆从截住让她靠近不得。

    “林叔……”

    被人拉住的禹玲珑不断呼唤着,仿佛林凌身上的伤在自己身上一般,呼声中充满了绝望与愤怒。

    “玲珑啊,礼物我送到了,只要你心甘情愿地嫁入我吕家,我便放了林凌,如何?”

    对林凌的凄惨与禹玲珑的悲痛欲绝视若无睹,吕沧海饮完一杯酒笑着说道,看着禹玲珑挣扎的模样,眼中更是闪过一丝迫不及待。

    “父亲,这……”

    看到禹玲珑悲痛欲绝的模样,吕泽心中有些不忍,他虽然觊觎禹玲珑的美貌,但却并不希望只得到禹玲珑的身体,他想得到的,是禹玲珑的全部。

    “你闭嘴,现在你还没有资格说话。”

    哪知吕泽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被吕沧海打断,看着父亲那充满欲望渴求的眼神,吕泽似乎猜到了什么,心中一阵绞痛,却最终退了回去。

    “我……我答应,你放了林叔,我答应嫁给吕泽,怎么样都好,你快放了林叔啊……”

    禹玲珑哭得泣不成声瘫倒在地,朝着吕沧海乞求道,想着即将发生的一切,她心如死灰。

    “呵呵,这就对了嘛!”

    吕沧海再次朝着仆从挥挥手,让仆从将凄惨无比的林凌带了下去。

    “放心,只要顺利完婚,我自然会放了林凌,那么你是自己交出来,还是我让人从你身上搜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