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看着炎锦所指的噬蛊火蚕图案,禹天辰不禁有些失望,他从未见过这种小虫。

    火蚕浑身通红,有小指般大小,体表布满裂痕般的纹路,头部仿佛一颗米粒般大小的红水晶,极为惹眼。

    炎惜云眼中也露出失望的眼神,很显然,她也没有见过这种虫子。

    唯有炎诞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眉头微皱地看着噬蛊火蚕的图案。

    “这小虫子,我似乎在哪儿见过。”

    炎诞的话音刚落,其余三人骤然转头盯着他,特别是炎锦,一向处变不惊的表情都浮现出一丝惊讶。

    “小弟,噬蛊火蚕可是当世奇虫,认得之人极少,虽然作用不算多惊世骇俗,但也极难寻找,你真看到过?”

    “若是这画册上的模样,我的确在哪里看到过……”

    炎诞眉头紧皱冥思苦想,忽然瞪大双眼,双手用力一拍。

    “我想起来了,是亓官家,半年前亓官云那家伙拿着这只虫子在我们面前炫耀过,估计当时连他都不知道这是什么虫子吧。”

    “亓官家?你说的可是附属于上官家的那个亓官家?”

    炎惜云盯着炎诞问道,禹天辰也屏住呼吸等着炎诞回答。

    “除了那个亓官家还有哪个亓官家,可恶,若是半年前或许还有可能与之商量交易,可现在……”

    炎诞说着说着便停了下来,炎锦和炎惜云也沉默着没有说话,这让禹天辰心中着急万分。

    “现在怎么了?难道那只火蚕被亓官家的人吃了还是怎样?”

    炎诞摇摇头。

    “吃没吃我不清楚,不过现在的亓官家依附这上官家,说是上官家的忠犬也不为过,而上官家也是云州三大家族之一,实力与我们炎家不相上下,但他们……与我炎家是世仇!”

    听到这个回答,禹天辰瞬间便明白了其中的曲折,即便火蚕没有被亓官家的人服用,恐怕也不会交易给炎家吧,这可着实棘手。

    “上官家族到!”

    就在几人沉默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道高呼声,让他们不禁一愣。

    “亓官家族到!”

    在门口迎接宾客的礼官再次高呼,让炎锦三兄妹脸色再次一沉。

    “还真是说到就到啊,他们来干什么?”

    炎惜云脸色不善的说道,似乎对那上官家极为痛恨。

    “黄鼠狼给鸡拜年,肯定没安好心。”

    若是往常,上官家族和亓官家族的人来访,炎诞定然会上前冷嘲热讽一番,毕竟双方实力本就敌对,如此也无可厚非。

    可刚才几人才分析过萧清雪的病情,而亓官家很可能还拥有噬蛊火蚕,这让炎诞不知该如何处之。

    “我们过去看看吧,一切顺其自然。”

    炎锦站起身来朝禹天辰点点头,旋即便往院外走去。

    此时的院外早已人满为患,各方势力前来祝贺的人数不胜数。

    不过此时却安静得可怕,所有人都盯着刚刚走进来的两股势力,或小声嘀咕,或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从他们的表情中可以看出怪异、疑惑、甚至有不少看热闹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