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无论士二祖巫施展何等恐怖的神通太术,都被金色符文尽数吞噬。

    没有任何的波澜!

    士二祖巫愈发暴烈出手之间,更是毫无保留。

    甚至,不惜纵身一跃以强悍的肉身硬撼天道牢笼。

    轰!

    轰!

    盘古殿中天意炸裂道道惊人的波动激荡开来。

    任凭士二祖巫竭尽全力,天道牢笼依旧岿然不动。

    而此时盘古殿深处宝库之中。

    林子云没有丝毫的客气,此时已经喝到了最后坛酒。

    而此时他却眉头皱。

    “这是什么情况?”

    “这么大的动静,真是扫兴。”

    帝江等人尝试打破天道牢笼的波动,席卷到此地,基至让除觉得喝酒的兴致都被惊扰了。

    醉意朦胧的看了一眼,便瞬间洞悉了帝江等人的举动。

    “哼来是因为天道牢笼!”

    他冷哼一声。

    “两袖青蛇,剑开天门!“

    伴随着话意落下林子云的两个袍袖,瞬间浩荡不休。

    无穷青色神芒乍现,剑意汹涌。

    不仅是剑意,更有丝丝缕缕的剑道本源掺杂其中。

    与两袖青蛇神通融合之下,威力更是成倍的暴涨,

    甚至,已经演化成为实质的仙剑一般。

    两袖青蛇暴动,随后便朝着盘古殿外的方向,爆射而去。

    此招太气磅礴,可怖绝伦!

    轰隆隆!

    帝江等人只觉得眼前仙光一闪即逝,直接洞穿了虚空,

    而后,轰然落在了天道牢笼之上。

    随即,众人瞳孔骤缩的见到。

    那本坚不可破的天道牢笼之上意然瞬间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缝。

    不过片刻时间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大响。

    天道牢笼,就此炸裂化作漫天的光雨,湮灭在虚空之中。

    众人有些懵逼。

    让他们束手无策的天道牢笼,就这么破了?

    他们受到的镇压之力,也随之消散了?

    “我靠这特么剑就壁开了?“

    “天道牢笼这么弱的吗?”

    “不是天道牢笼弱是我等太弱了。”

    良久十二祖巫才终于反应过来,震惊到无以复~加。

    甚至,祝融都忍不住爆了粗口。

    他们先前尝试了无数次,甚至都已经有些力竭之感

    但最终,却是徒劳无功

    而如令只是道滔天的命剑芒爆射而来,便直接打破了天道牢笼。

    这就是对比啊!

    这就是差距啊!

    十二祖巫面面相觑,心中都有些失落之感。

    自巫族诞生以来,他们第一次觉得,来自己以为傲的肉身,有些赔然失色的感觉

    随即,帝江恍然大悟

    “那道剑芒自盘古殿深处而来。”

    “定然是林子云道友出手了!”

    闻言,其余士祖巫也是纷纷醒悟过来。

    而后便准备朝着盘古殿深处而去。

    不过,不等他们深入便已经见到晃显悠悠的林子云已经拎着最后坛巫族的美酒,缓步出来了。

    他没有任何的气机散发,唯有浓重的醉意激荡。

    眼神膜胧,步代摇摆!

    甚至,此时依旧在自顾自的喝着酒。

    “哈哈,吾等谢过林子云道友!”

    帝江激动的太笑一声,如此说道。

    而后士二祖巫纷纷施礼,拜谢林子云。

    闻言,林子云摆,不解的看向士二祖巫

    “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