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让他去跟林子云交手玄都心中很是发虚。

    旁,林子云似平也看出了玄都的犹豫不决。

    “师兄我今日都喝多了”

    “你不会连一个醉鬼都怕吧?”

    “难道师兄是在担心打不过我这个醉鬼吗?”

    林子云如此说道,说着,身形还个踉跄,险些擦倒。

    闻言玄都腹诽不已。

    你当初打崩妖庭,斩首鲲鹏之时,同样也是这样醉醺醺的姿态

    我才不上你的当呢!

    “亨,本座不屑与你交手!“

    “我等圣人弟子,岂能整日打打杀杀?”

    心中虽然发怵但玄都嘴上依旧强势,如此说道。

    不过,此话自然是瞒不过任何人的。

    此时众生都露出都夷的神色。

    玄都分明是怕了不敢与林子云交手!

    就在此时,林子云又大手一挥,说道:

    “既然如此,吾再喝个几百坛。”

    “待到意识不清之时,师兄再出王,如何?“

    林子云如此说道。

    此言一出,众生面色怪异,如同看妖怪般的看着林子云。

    这又是什么蜜汁操作?

    难道林子云的意思是,把自己彻底灌醉了

    让玄都不再忌惮?

    如此才能让玄都出手?

    这不是给玄都可乘之机吗?

    不过林子云并不理会众人怪异的且光

    活音落下便自顾自的半轴在山之上叉一坛的开始痛饮。

    不过片刻时间,林子云面前的空酒坛,便达到了数百坛之多。

    而后林子云再次起身。

    只是,这一次,林子云的身形更加摇摆

    甚至,目光都有些逸散,仿佛根本看不清玄都的叠

    “呵呵,呃师兄。”

    “我喝好了。”

    “此时可以出王了么?”

    林子云前所未有的醉意浓重,话语也是断断续续。

    说话之间,他的身形踉浪跄跄,在地显动不止。

    “酒剑仙前辈在工什么?”

    “如此太醉,也能继续出手么?”

    “难道空印就在落在玄都的王中了吗?“

    人族众生面色太急如此自语道。

    此时的林子云,俨然已经是前所未有的太醉。

    意识都不再清醒,还如何应对玄都的攻势?

    甚至人族众生悲观的想到,林子云难道是有意要将崆桐印送给玄都?

    众生之中唯有易泽仍然无比镇定,甚至带着淡淡的笑意。

    “好戏就要上演了啊!”

    他如此喃喃自语道一

    此时一个惊人的念头浮现在易泽的脑海之中。

    或许,师尊此举,并不是为了给玄都机会。

    而是为了麻痹玄都,以及暴打玄都番!

    没错,身为林子云的弟子,易泽极为清楚,自家师尊在真正面临大战之时,反而会更加痛饮美酒。

    就如当初林子云一人独战士大妖圣,加之鲲鹏伏菱等人之时一般。

    太战之前,林子云便在众生怪异的注视之下狂饮无数仙酿。

    虽然不明白林子云为何如此但那战的结果,却是惊天动地的。

    而今日林子云如此毫无顾忌的狂饮一来可以麻痹玄都。

    易泽清楚的看到此时玄都的眼中已经没有此前那么深的忌之意。

    显然,林子云如此太醉的姿态,确实也让玄都心中有些放松了。

    二来,若是如同当初太战士大妖圣等人一般的话。

    那么自家师尊如何狂饮番,或许能够爆发出更加惊人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