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叽叽叽!”

    温暖的阳光斜照而下,将须弥的大树照耀出金色的光辉,屋内,似乎犹如梦幻般的他睁开了眼睛,缓缓爬起了身子。

    衣柜内的衣服宛如灵动的精灵般,轻轻地落在了他的手上。

    他穿上衣服,在镜子面前整理好自己的容貌,那件常挂在衣柜中的黑色袍子静静地在那里,似乎,似乎是一直在看着他,从未停过。

    他推开窗户,雨林的第一缕风吹入的他的屋内,将桌上的一页又一页笔记吹得沙沙作响。

    今天是第几天了?已经记不清了。

    他拿起桌上常用的几件物品,还有那支羽翼如星空般美丽的羽毛笔,匆匆而又悄悄地推门出去。

    阳光轻轻洒在了床头上的几张画片上,从第一张开始,那人一直坐在那里,从一开始的无表情,一张又一张地跳转,慢慢地画片又变化成了照片,上面的那人的的嘴角也一张张地向上扬起。

    照片上的背景不停地变化着,他身后的那些人变换了一轮又一轮,时少时多,时高时矮,但是他仍在那里,仍然笑着……

    一滴水落在了照片上面,缓缓落下。

    为了那一天,他又开始了今天……

    ……

    来自天边的流星自海的那边飞行而来,此时的魔神战争已经接近结尾时期。

    仰望天空的人们意识到,这片大陆上刚刚又少了一个魔神,在感慨过后,即是无边的平静。

    一颗流星在空中燃烧尽了它的光芒,悄悄地,落入了雨林之中。

    ……

    几百年?几千年?谁知道是什么时候,只知道是在一个飘洒着细雨的临夜,一位学者来到了可以望到远处须弥城的草地上,一手捏着伞,别扭地搭起了帐篷。

    完工后,她抬起手,仰望头顶那快要下山的太阳,估算着这雨应该快要下完了。

    想着这么奇妙的夜晚,应当多看看须弥城的景色才是,于是她将目光望向那片平平的草地,这样正好可以看到须弥城。

    “嗯?”

    她眯起眼睛,似乎看到了一个人,正在眼前的草地上穿着看起来特别单薄的衣服,一步一步缓慢地走着。

    再仔细看,那人颓废的就像是生病了一样,怕是下一秒就要倒在地上去了。

    学者赶紧拿起放在帐篷内的雨伞,快步跑了过去。

    “那边那个家伙!等一下!对!说的就是你!”

    被她这么一喊,那人还真停下了脚步,用一种特别怪异的眼神看着跑来的她。

    “这下雨呢,喏,伞。”

    学者将伞递了过来,不善于表达的她只是简单草率地说了几个字,但是心中已经在为自己又做了一件好事而沾沾自喜了。

    这位看起来特别落魄的人只是先看了看她的脸,又看了看手中的伞,不屑地扭头要走。

    “哎哎哎?怎么走了?”

    学者用看怪人的目光注视着他走开,又疑惑地看了看手中的伞。

    “怪人……伞也没坏啊?”

    好在她这人心善,默念了几句树王大人后,又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等等等等!你这人怎么回事?”

    她撑开了伞,想要将伞塞到这人的手中。

    “你看,这下着雨呢,虽然等会可能就停了,但是还是撑着为好,要实在不行,这伞送给你了,咱不差那几个摩拉。”

    这次,她本以为眼前的人应该会接下他的伞了,但是这人只是闭上了眼睛,用一种不耐烦的语气说道:“不需要。”

    这下子,学者的火气可就上来了,一把捏住了这人的手,却发现怎么拽也拽不动他。

    不过不知怎么的,她忽然又能拽动了这人的手了,于是她自己的伞狠狠拍在了他的手中,大声道:“让你拿着就拿着!别磨磨唧唧的!”

    见对方一脸无奈地拿到了伞,学者立马撑起了腰,问道:“我叫斯达尔,教令院的学者,你叫什么?怎么在这里淋雨?”

    似乎是怕了斯达尔这难缠的性子,这人郁闷地开口道:“布瑞恩……”

    斯达尔见他浑身湿透,还满脸丧气的样子,便推着他的后背,把他向自己的营地那里推。

    “你干什么?”

    “瞧你这样子,走,去我营地里烤火。”

    “不去!”

    ……

    “再问一次你是谁?怎么这么狼狈的样子?”

    布瑞恩蜷缩着身子,望着眼前闪耀着的火苗,扭了扭身体,没有说话。

    “唉……”

    斯达尔翻开了学术笔记,望着天空中时不时向她眨眼的星星,写写画画着。

    两人坐在尚且湿润的草地上,在沉默了良久的环境下,布瑞恩几次张开了嘴巴,却总是没有发出声来。

    斯达尔也不说话,其实心里也想等着这家伙先开口,这样聊天的主动权就在她的手里了。

    “这里画错了……”

    “嗯哼!是的……等等,什么?”

    “这里画错了……”

    斯达尔看了看自己所绘制的星图,再对比了一下星空,发现果然是画错了一颗星星。

    “谢谢,眼睛还挺尖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