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姜明宇干咳了两声,“云小姐,你一定要记住,你要抛去之前自己习惯的画风,努力将画风纠正过来。”

    经他这么一提醒,云秘书握住画笔的手一愣,随后撕下的画纸,再次开始。

    几十分钟后,画终于被画好,她转头满眼期望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姜设计师,这次画的怎么样?还行吗?”

    姜明宇淡淡点了点头,眉宇间充斥着喜悦,“这些的画作进步了很多,继续加油!”

    闻言,云秘书立马充满了干劲,“嗯嗯!姜设计师,我想自己再继续练练,你别因为我浪费自己的练习时间,你也赶紧去练习练习吧。”

    拿她没办法,姜明宇只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美术教室的其他学员纷纷起身离开。

    没一会儿,偌大的教室中就只剩下云秘书和姜明宇两人。

    彼时,后者背起书包,走近女人,“云小姐,时间都这么晚了,还不回去吗?”

    抬手看了眼腕上的手表,云秘书思索了片刻,最终做了决定,“姜设计师,你先回去吧,我想再留下来再练练。”

    “好吧。”

    耸了耸肩,姜明宇转身离开了教室。

    见状,女人心中闪过一瞬失落,不过很快她又释然,“没事的,我自己也可以,人家也没义务等我一起。”

    没想才过去几分钟,美术教室的灯却熄灭了。

    时间这么快就到了?

    这么想着,云秘书立马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去。

    看着漆黑一片,一望无际的走廊,她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缓缓往前走去。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声响,女人下意识回头,却发现后面什么都没有。

    “要相信科学,世界上哪有什么鬼怪?”

    自我安慰了一声,云秘书继续往前走去,可身下的双腿却已经忍不住发颤。

    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一道急促的脚步声。

    来不及多想,女人立刻跑了起来,由于内心的恐惧,她的脚步愈加加快。

    不知道为什么,几分钟后,她跑到了教学楼的天台。

    眼见已经无路可走,云秘书回过头,瘫坐在了地上,紧闭双眼,“我什么都没做,求求你放过我!冤有头债有主,谁害死你的你去找谁。”

    下一秒,一只有温度的手覆在了她的手臂上。

    来不及多想,云秘书瞬间将面前的人拉了下来,随即伸手紧紧抱住。

    而后者心底猛地漏了一拍,身子僵了僵,抬手拍拍她的后背。

    熟悉的男声在女人响起,“云小姐,你刚刚在嘀咕什么?”

    猛地睁开双眼,姜明宇的脸映入眼帘,女人松了口气,“姜设计师,你吓死我了,你说这黑灯瞎火的,你这样吓人会吓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一脸茫然地看着她,姜明宇晃了晃手中的饭盒,“我刚刚去给你买饭了,回来的时候学校已经熄灯了,没想到我才刚看到你,你就马上跑了,我只能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