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温锦此时,正备受煎熬。

    她刚刚见后窗没关,就翻窗户进来,并把窗户关上又上了销子。

    她刚躲在床底下,就听见门被人踹开,一男一女滚在床榻上,干柴烈火。

    温锦:“……”

    嘎吱嘎吱嘎吱……

    这床叫得欢,也不知结实不结实?

    若是床塌了,她会不会被压死?

    想她堂堂一代贤后!

    堂堂天府之国的大梁太后——最后竟是被山贼床震,震塌的床给压死了……

    还能有比这更丢脸的死法儿吗?

    温锦捂着耳朵,决心不能被压死在这儿。

    这床嘎吱嘎吱叫得太响了,她捂着耳朵,都挡不住这魔音贯耳。

    她小心翼翼地挪到墙边,趁着床榻上的人,热战正酣,不可能注意到她……她悄悄地往外,匍匐前进。

    “大哥!大哥!”

    门外突然有人喊叫。

    温锦吓了一跳,赶紧缩了回去。

    “日他娘的!啥事儿!要是没天大的事儿,老子砍了你们!”狄元恶狠狠骂道。

    门外的人声音有点儿犯怂,但还是壮着胆子道,“大哥,那个温靖,温老爹找不到了!不知他跑哪儿去了?三哥带人搜遍了山寨,也没找到他!”

    温锦呼吸一滞……乖乖,至于吗?

    至于“温靖”这个名字,温锦当然是故意的。

    原主的便宜老爹人已经不在了,借用一下他的名字,他应该不会介意吧?

    但她着实没想到,这山匪头子的老三,竟然对“温靖”这么执着啊?

    就一定要找到她吗?

    温锦缩回到床榻下头——她现在宁可被床压死,也不想被那个变态找到。

    “颛顼啊颛顼,”温锦在床底下腹诽,“我躲着你的时候,你阴魂不散。如今我主动来找你了,你又在哪儿呢?”

    “是不是被灌了几杯酒,就倒在哪儿睡着了?出不了山寨!各个下山的口,都有兄弟守着,他能长翅膀飞了?”狄元骂道,“滚一边去,别耽误老子办事儿!”

    门口的人支支吾吾半天,又期期艾艾道,“其他兄弟的房间,三哥都找了。就剩下大哥,二哥的房间……”

    “哈!”狄元气笑了,“咋滴?他老三还想来搜我的房间?是不是他自己把温靖给藏起来,借故在这儿给我挑事儿呢?”

    “你叫他自己滚过来,跟老子说!你看老子抽他不?”

    门口的人,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

    床底下的温锦,偷偷地、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她额上都冒出了冷汗。

    在贼窝里,很可怕。但比在贼窝更可怕的是——贼窝里有变态!这个变态还惦记她!

    这年头儿,扮老扮丑,竟然都不安全了!

    温锦支棱着耳朵……怪了,这床怎么不叫了?

    该不会是被外头的人打断,这狄元就缴械投降了吧?

    呵,有肾亏气虚的征兆,难怪最恨别人坏他“好事”呢!

    温锦正打算着,把“趴床底”进行到底。

    却不想——“唰”,床单被人掀开,一盏灯烛,被端到了床底下。

    “啊——”

    “闭嘴!”

    那女子叫了一声,狄元呵斥她道。

    温锦仰着脸,和狄元四目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