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雨越下越大,天地间形成了雨帘。

    顾繁星吃过早饭,站在落地窗前跟夏晚榆打电话,“是,我从老宅出发。去饭店正好路过你家,你等我吧,我接你去。”

    今天是同学方静的婚礼,之前做了邀请,她和夏晚榆一同参加。

    挂断电话,正好看到苏暮沉走过来,问她:“你参加婚礼的饭店是哪家?小杨过来了,我先送你过去。”

    “丽华德大酒店。”顾繁星说,“我还得要去接晚榆一下。”

    苏暮沉眉毛一挑,说:“巧了,我今天参加的百日宴也在那个酒店。那正好了,一起走吧。”

    “我得现在出发了。你百日宴是几点的?”她又问。

    苏暮沉说:“别管我几点的了,先送你过去吧。去换衣服,我在这等你。”

    “那好吧,我马上就下来。”

    “别着急,时间来得及。”他在后面提醒着。

    很快,顾繁星从楼上下来了。

    得体的衣装,淡淡的妆容,大方优雅的仪态,令苏暮沉眼前一亮,目光胶着她,一直看着她走到自己跟前。

    “我想,参加婚礼不要太素了,就只打了个粉底,抹了口红,都是孕妇可以用的,你不用担心。”顾繁星看他一直盯着自己看,以为是化妆了的原因,连忙柔声解释。

    苏暮沉回过神,不自在地轻咳一声,“挺好看的。走吧。”说完,先转身朝地下车库去。

    顾繁星在后面露出一抹惊诧的表情,他是在夸自己吗?真受宠若惊,心里竟美滋滋的。

    小杨开车驶出了老宅,朝酒店开去。

    顾繁星和苏暮沉一起坐在后面,和小杨说了夏晚榆家小区的名字,叫顺路去接一下。

    “是,少夫人。”小杨恭敬的回了一句。

    他这一句“少夫人”,弄得苏暮沉和顾繁星皆都一愣,目目相觑。

    “小杨,你叫我顾秘书就好,突然叫什么少夫人啊?”她疑惑问道。

    小杨从后视镜中看了后面二人一眼,说:“是夫人叫我这么称呼的。那天我无意间在夫人面前称呼了一句‘顾秘书’,她听了,叫我以后不要这么叫,要叫少夫人。”

    “哦。”顾繁星怔怔的应了一声,转头朝苏暮沉看去。

    她说:“等晚上回来,我跟妈说一声吧。”

    苏暮沉无奈一笑,“听我的,就别提这茬了,不然回头她又要来念我了。你都能叫我暮沉呢,小杨一句少夫人也没什么了。”

    顾繁星听他略带调侃的语气,脸上显出一丝羞赧,“说实话,每次在妈面前叫你‘暮沉’,我也挺别扭的,都要在心里念个‘苏’字,才能喊出你的名字。”

    苏暮沉听完她说的,眉头一拧,斜睨她,“怎么?我的名字让你很难叫出口?很难听吗?”

    “不是啊,我的意思是,我不好意思叫你的名字。”顾繁星惊讶他的脑回路,怎么会这么误会自己。

    “为什么会不好意思?”苏暮沉咄咄逼问。

    “啊?”顾繁星许是没想到他会追问,愣了一下,“就是,因为你是我老板,从没叫过你的名字,所以不好意思叫啊。”

    苏暮沉了然的点了点头,对她说:“熟能生巧,多叫几次就习惯了。”

    “就在婆婆面前会叫的,平时还是叫你苏总比较习惯。”顾繁星不在意的说。

    苏暮沉眼神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没说话转过头去,看向车窗外。

    顾繁星被他看的这一眼,心里隐隐不安,又有点困惑,凭自己对他的了解,他刚才那眼神,分明是不高兴了。

    可为什么不高兴?难道是因为自己不好意思叫他名字?那他这怒点也太奇怪了吧?

    此后,两人谁都没说话,直到车子停在了夏晚榆家小区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