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过了片刻,苏暮沉的人回话来,说景总还在休息室睡觉呢。

    顾繁星和苏暮沉一听,不约而同的“噗嗤”笑了出来。

    “他怎么还在睡呀?都睡一天了。”顾繁星问。

    苏暮沉说:“他昨天喝了一宿,不知道疯成什么样呢,今天可不得睡一天呐。这一会儿还得给我打电话。”

    “他为什么喝多后,喜欢给你打电话,来找你啊?”顾繁星回忆了一下,“这好像还是我第一次见他喝多后的样子呢,酒品不错,不吵不闹的,就是有些黏人。”

    苏暮沉愣了一下,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只是说:“等下咱俩吃完,过去看看他。”

    “好。”

    吃过了饭,两人换了衣服,开车回了公司。

    顾繁星的休息室里,还没开门,就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呼噜声,像火车鸣笛。

    “睡得这么香,要叫醒他吗?”门外,顾繁星问。

    苏暮沉说:“让他回家去睡,在这睡一宿,明天还得烦我。”

    他说完,推开了门。

    床上的景逸程张着嘴,睡得四仰八叉,为了追求舒服,他还把衣服都脱了,只留一条内裤。

    顾繁星毫无心理准备,进来见到近乎全裸的景逸程,吓得“啊”的一声大叫,还未来得及捂上眼睛,已经有只大手覆在了上面。

    “他怎么没穿衣服呀!”顾繁星拖着哭腔的问。

    苏暮沉也没料到景逸程在他公司里睡觉会放飞自我,他一进来看到刚想提醒顾繁星,就听到她的惊叫声了,他只好先捂上了她的眼睛。

    而这一声叫,把熟睡中的景逸程给叫醒了,哼哼唧唧的醒来,半眯着眼睛看着进来的两人。

    “把衣服穿上!”苏暮沉没好气的说完,揽过顾繁星的肩膀,两人先出了休息室。

    景逸程迷糊着坐了起来,从身边拿过衣服,一边穿,一边嘀咕着说:“我又没光着,都成年男女了,至于这样大惊小怪的?看到哥这个身材,那是你们有眼福了!”

    门外,顾繁星眼前的手拿了下去,她脸有些红,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刚才反应、是不是太大了点?我、我没见过男的什么都没穿,那么躺在那。”

    她和苏暮沉同床这么长时间了,他哪天晚上不是穿的规规矩矩的。不怪她被吓到。

    苏暮沉听完她说的话,扭过头去,手虚握成拳,放在嘴边轻咳了一声,提醒她,说:“你应该是见过的。”

    他的提醒,像是一颗炸弹,把顾繁星的记忆给炸苏醒过来了。她一下想了起来,本就红的脸,登时变得更红,一直红到了耳朵尖。

    是啊,她见过的,怎么会没见过呢?没见过的话,肚子里的小笼包是从哪里来的呢?

    就怎么说呢,刚才她完全没往他身上想去,那一晚她也不想时时刻刻的记起。

    再说,那一晚,她根本都没敢看他好吗?第二天也只见他宽阔的胸膛了,下面还不如刚才看景逸程的多呢。这也算吗?

    她涨红着脸,抬头看他,斟酌的说:“苏暮沉,那一晚,我没看清你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