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去,把后面药房熬药的人全部给我喊过来。”筆趣庫

    白老爷子怒喝道。

    “是!”

    可还没等伙计转身,药房中便有人惊呼道:“不好了,徐师傅跳窗跑了。”

    “什么,谁逃走了?”

    伙计转身走到药房,问了一圈后回来跟白老说道:“老爷子,不好了,刚才负责熬药的徐师傅,听说查出了有人用人参片冒充萝卜片冒充人参,偷偷说要上厕所,然后从房檐上跳窗逃跑了。”

    “我们还从他的衣橱柜里找到一包人参,一包灵芝还有杂七杂八的各种珍贵药材,足足有三十几斤,最起码值好几万。”

    “听说徐师傅最近在网上赌球,输了不少钱,没想到竟然用这种办法偷药材。”

    “这三十几斤的药材,如果都是偷的话,那给多少人用过了假药材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让白老爷子的脸色铁青。

    伙计小声地说道:“老爷子您看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白涌泉气呼呼地骂道:“报警,马上报警,这混账,毁了我仁和堂几百年的清誉,我要让他牢底坐穿。”

    把老爷子手中的把药材狠狠地摔在地上。

    随后,他无奈地转身,看向云轩说道:“小伙子是我一叶障目认人不清,你说的东西都对,这都是我错了,我愿赌服输。”

    说着,他对着云轩就要屈膝下跪,可就在他屈身的一瞬间,一双有力的手一把搀住了他。

    白涌泉惊讶地看着他问道:“你这是……”

    云轩开口说道:“老爷子,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何必这么当真呢?”

    “如果你真的想要愿赌服输的话,那我们换一个方式,于娇娇的病情还需要多方调理,现在你手里又有了药方,那就请你来帮她调养吧!”

    “至于袁老爷子那边的事你放心,我心里有数,不会让他怎么样的,最多让袁家人吃点苦头,不会真的让袁老出什么事的。”

    白涌泉感叹了一声,自嘲地说道:“唉,我这眼睛啊,老眼昏花,这辈子识不得真人,真没想到,真没想到啊!”

    白老爷子连连张口感叹,却也不知道说什么。

    现在的他算是见识到了,云轩的中医药学基础深厚,实在是太厉害了。

    能从数百斤的药渣堆里中准备找出每一个药方和药材。

    这种夯实的基础,就算是他白涌泉也不一定有云轩的基础扎实。筆趣庫

    而且,药方写得也是极好,治病救人更是不在话下,这样的医生自己还想收他为徒,实在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云先生您放心,于小姐的情况就包在我身上,所有的治疗费用全免,由我来亲自给他调养,仁和堂出这样的事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件事我也不会隐瞒,会向社会公布,仁和堂关门三个月好好的整改,整改之后欢迎你再过来看看。”

    “好,白老心中有数就行,既然这边的事儿了,我也就不多打扰了。”

    云轩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起身离开。

    于娇娇一蹦一跳的跟了上去,高兴的说道:“喂,云轩你去哪,我送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