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凌寒舟今日去了镇上,并不在家,馒头回来时,身后跟着的,是刘寡妇。

    不知她是从哪得知的消息,不管不顾地,就冲进了厂房。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这里,但她完全没心思驻足观看。

    一进厂房,就嚷了起来,“我儿子,我儿子在哪?”

    众人默不作声,只是下意识瞥向宿舍的一个房间。

    刘寡妇立马拔腿朝那边跑去。

    李大德余光瞥见有人来,以为是凌寒舟,立马起身。

    在见到来人是刘寡妇时,愣了一下。

    刘寡妇一把扯开他,一下子扑到床边,颤抖着手,先试探了李小虎的鼻息。

    见有气,一下子哭出声来。

    好半晌,才想起去摸李小虎的脸,哽咽半天,吐出一句破碎的话:“我的儿,你……瘦了。”

    李大德撇过脸去,避开视线,想以此来缓解心中愧疚。

    却见拂云端着一盆热水进来了。

    拂云也看到了李大德细微的表情,放下水盆,轻声道:“村长,出来一下。”

    李大德看了看那母子二人,叹息着出了房间,“翠花,你们……是从哪带来的?”

    拂云知道他问的是李小虎,便按提前想好的说辞跟他说了一遍。

    李大德先是惊讶了一会儿,然后双手合十,念着“阿弥陀佛”。

    拂云:……

    其实,她能猜到,李大德见到李小虎后,情绪为何会波动那么大。